• <source id="fbblr"></source>
  • <rp id="fbblr"></rp>
    1. <cite id="fbblr"></cite>

        1
        當前位置:首頁 > 七政四余占星 > 七政四余 > 七政四余基礎知識,七政四余從頭學起。


        七政四余基礎知識,七政四余從頭學起。


        來源:七政四余   時間:2019-10-01 07:10:02    作者:七政四余    查看:


         七政四余基礎,七政四余從頭學起。
        七政四余唐朝已是盛極一時.在元朝已是最為頂盛時期.可惜明朝的禁令使得這個學說走下坡. 現在來說連書也失傳了不少.為光大這一學說.筆者希望可以使更多人了解這一學說.
        以下有兩本書可做指南

        星度指南
        星命說證 

        六甲納音屬
         七政四余基礎,七政四余從頭學起。
        甲子、乙丑金,丙寅、丁卯火,戊辰、己巳木,庚午、辛未土,壬申、癸酉金,甲戌、乙亥火,丙子、丁丑水,戊寅、己卯土,庚辰、辛巳金,壬午、癸未木,甲申、乙酉水,丙戌、丁亥土,戊子、己丑火,庚寅、辛卯木,壬辰、癸巳水,甲午、乙未金,丙申、丁酉火,戊戌、己亥木,庚子、辛丑土,壬寅、癸卯金,甲辰、乙巳火,丙午、丁未水,戊申、己酉土,庚戌、辛亥金,壬子、癸丑木,甲寅、乙卯水,丙辰、丁巳土,戊午、己未火,庚申、辛酉木,壬戌、癸亥水。

        天干
        甲:陽、乙:陰、丙:陽、?。宏?、戊:陽、己:陰、庚:陽、辛:陰、壬:陽、癸:陰。 

        地支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方位
        東方;甲乙寅卯木。南方;丙丁巳午火。中央;戊己辰戌丑未土。西方;庚辛申酉金。北方;壬癸亥子水。

        卦宮
        干居戌亥,坎子宮。艮立丑寅,震卯中。巽在辰巳,離午位。坤占未申,兌酉同。

        年上起月、此起八字法也。
        甲己起丙寅,乙庚起戊寅,丙辛起庚寅,丁壬起壬寅,戊癸起甲寅。
        如甲年五月生,即正月起丙寅、順數五月庚午是也,余仿此例。
        日上起時、此起四柱例也。
        甲己起甲子,乙庚起丙子,丙辛起戊子,丁壬起庚子,戊癸起壬子。
        如己日卯時生,即子時起甲子、順輪卯時是丁卯也,余仿此推。

        宮分所屬
        子土寶瓶齊青位,
        丑土磨羯越揚州,
        寅木人馬燕幽地,
        卯火天蝎宋豫求,
        辰金天秤鄭兗分,
        巳水雙女楚荊丘,
        午日三河周獅子,
        未月巨蟹秦雍留,
        申水益魏陰陽位,
        酉金趙冀是金牛,
        戌火白羊魯徐郡,
        亥木雙魚衛豳收。 

        太陽行度
        立春虛一起,
        雨水危九求,
        驚蟄室六度,
        春分壁三游,
        清明奎九下,
        谷雨婁六留,
        立夏胃八邊,
        小滿昴八收,
        芒種畢十一,
        夏至參九頭,
        小暑井十三,
        大暑井念九,
        立秋柳十度,
        處暑張五有,
        白露翼二立,
        秋分翼十七,
        寒露軫十三,
        霜降角十及,
        立冬氐二行,
        小雪房二至,
        大雪尾六臨,
        冬至箕四逼,
        小寒斗十連,
        大寒牛二直。

        太陰行度
        欲識太陰行度時,
        正月之節起于危,
        每日常行十三度,
        三日兩宮次第移,
        二奎、三胃、四從畢,
        五井、六柳、張居七,
        八月翼宿以為初,
        龍角秋季任游歷,
        十月房宿作元辰,
        建子箕子細尋覓,
        丑月牽牛切要知,
        周天之度無差忒。

        晨昏度論、朔后為昏度望后為晨度
        昏度者酉宮也。凡初一至十五六日生,皆從酉上起,每一時挨一度,酉、戌、亥三時順數,申、未、午、巳、辰、卯、寅、丑、子九時逆數。晨度者卯宮也,凡十五六至三十日生,皆從卯宮起,每一時挨一度,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九時順數,寅、丑、子三時逆數。

        初一至初四日,月行最疾,一晝夜行十四度有余。初五至初八日,月行平,一晝夜行十三度有余。初九至十九日,月行遲,一晝夜行十二度有余。二十至廿三日,月行小疾,一晝夜行十三度有余。二十四至三十日,月行大疾,一晝夜行十四度有余。

        星曜行度
        太陽一日行一度,一月行一宮,一年行一周天。太陰一日行十三度,兩日半行一宮,一月行一周天。歲星順或五日行一度,大約一年一宮,十二年一周天。熒惑順或日半行一度,大約兩月一宮,二年行一周天。鎮星順或十日行一度,大約二十八月一宮,二十八年一周天。太白順或一日行一度,大約一月一宮,一年一周天。辰星順或一日行一度,大約一月一宮,一年一周天。紫氣二十九日行一度,大約二十九月一宮,二十九年一周天。月孛九日行一度,九個月一宮,九年一周天。羅?十八日行一度,十八月一宮,十八年一周天。計都十八日行一度,十八月一宮,十八年一周天。已上日、月、木、火、土、金、水、氣、孛九星,順行度逆行宮也。惟羅計二星順行宮、逆行度也。凡木、火、土、金、水纔有遲留、伏逆,晨夕,次見之論于中。太陰躔度,有朔后行昏度,望后行晨度,宜仔細推詳。

        入門看法
        星:星者,謂日、月、木、火、土、金、水、氣、孛、羅計,兼文魁、名甲、官印、經緯、驛馬、三元、四元、催官、祿神、喜神、爵星、十干、化曜等星。此即天星也又名星辰。

        煞:煞者,謂祿勛、歲駕、天乙、玉堂、斗杓、卦氣、唐符、國印,并陽刃、劍鋒、天雄、地雌、飛廉、的殺、劫殺、亡神、四耗、四符等煞。此即地煞也亦名地曜。

        宮:宮主者,謂子丑宮土、寅亥宮木、卯戌宮火、辰酉宮金、巳申宮水、午宮日、未宮月。此為宮分相合以布七曜。 

        度:度主者,謂:
        角、斗、奎、井度木,
        亢、牛、婁、鬼度金,
        氐、女、胃、柳度土,
        房、虛、昂。星度日,
        心、危、畢、張度月,
        尾、室、觜、翼度火,
        箕、壁、參、軫度水。
        此為度宿所屬以布七政。

        強:強宮者,謂命宮、官祿、田宅、妻妾、男女、福德、財帛,又云:財帛次弱,與其命宮相違故耳。居強宮者旺。

        弱:弱宮者,謂兄弟、奴仆、疾厄、相貌、遷移,又云:遷移近強,與其命宮相向故也。臨弱宮者衰。

        體:體者,靜也,又曰原守星盤,排下七政四余原,掌身命、官福、田財、妻嗣及文魁、經緯、三元、四元等星。

        用:用者,動也,又曰流行周天行度,主大小二限,主流年十一曜,太歲輪宮煞。流行者流動星辰限度也。

        生:生者相生也,謂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如身命,官福、田財、妻嗣、等星,須是他來生我者吉。謂他生我之星即父母之類。

        克:克者相克也,謂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如身命,田財、妻嗣、官福等,主切忌他來克我者也??苏咚宋乙?,如官鬼之例。

        制:制者乃相克也,謂金克木得火制,火克金得水制,水克火得土制,土克水得木制,木克土得金制云云。謂制伏其傷我之人。

        化:化者乃相生也,謂金克木得水化,水克火得木化,木克土得火化,火克金得土化,土克水得金化之類。謂化惡歸善于我也。

        對:對者對照也,如子,午對照丑,未對照寅,申對照卯,辰對照辰,戌對照巳,亥對照,對照吉則吉,對照兇則兇。此謂相沖之類。

        合:合者合拱也,申、子、辰合拱,寅、午、戌合拱,巳、酉、丑合拱,亥、卯、未合拱,合拱吉則吉,合拱兇則兇。此謂拱合之類。

        向:向者諸星向朝也,如日月向朝,如官福向朝,如田財向朝,如文魁向朝,如經緯向朝,如三元滿用向朝,如一主專權向朝。向者有情兇星又怕向。

        背:背者眾曜背躔也,如計羅截諸星于東南,而命限歷于西北,如羅計截眾曜于西北,而命限在于東南,又日月背躔諸星,沈淪是也。背者無益兇星又宜背。

        前:前后者,有二論,如子宮為中,以丑宮為前,以亥宮為后,乃宮之前后也;如角度為中,以亢度為前,軫度為后,乃度之前后也。論行限者,以宮之前后決吉兇;談星格者,以度之前后定禍福。又有同宮前后之分,又有同度前后之論??宋抑且似淝靶?。

        后:經云日月同宮,月要占于日前,如月躔井,日躔畢是也;又曰金水會垣,水忌退于金后,如水躔井,金躔畢是也;又有相克前后之分,如土在井,水在畢,為禍輕;如土在畢,水在井,則禍重。大抵生我之星宜在后,克我之星宜在前,余仿此推。生我之星宜其后至。

        迎:迎者,星在前也,且如命限在寅,而卯上有星,謂之隔宮。迎如命限在箕,而尾度上有星,謂之隔度。迎隔宮者輕,隔度者重。迎吉則吉迎兇則兇。

        送:送者,星在后也。如命限在寅,丑上有星,謂曰隔宮。送如命限在箕,而斗度上有星,謂之隔度。送隔宮者遠,隔度者近。送吉則吉送兇則兇。

        明:明者,晝生日、木、土、水、氣、討、孛,夜生月、火、金、羅謂之向明。為身命、田、財、官、福、經緯、驛馬、三元、祿等星為奇。明者光明之謂也。

        晦:晦者,夜生日、木、土、水、氣、計、孛,晝生月、火、金、羅謂之背曜,或掌身命田財、官福、有文魁、名甲星等俱失次也?;拚甙当t之謂也。

        升:升者日在東方,宜寅、卯、辰、巳、午、未時生人;月在西方,喜申、酉、戌、亥、子、丑時生人。升者得其體也。

        沈:沈者,日在西方,而夜生,月在東方,而晝生,兼為官福、身命、田財、妻嗣等用者謂曰失格。沈者失其用也。

        順:順者,五星自北而西,自南而東順度相生,而無諸星駁雜為美,如木、火、土、金、水,次第相生則吉。

        逆:逆者,五星自北而東,自南而西,逆度相克,又有眾曜混雜為忌,如水、火、金、木、土相逢克戰則兇。

        衰:衰者春土、夏金、秋木、冬火四季水,又衰、病、死、絕、胎養宮為衰,已上等星宮位忌掌用神,坐衰地尤甚。



        旺:旺者,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季土又長生、冠帶、帝旺為旺,已上等星宮位宜掌用神,臨旺地尢切。

        掩:掩者,羅計掩蔽也,或晝掩諸星于西北,或夜蔽眾曜于東南也。羅計截諸星謂之掩。

        蝕:蝕者,日月同羅計也,以朔日晝生望月,夜誕遇羅計則蝕,忌坐命,安身于日月度也。日月遇羅計謂之蝕。

        沖:沖者,對宮沖克也,如火在子,水在午,又如木在丑,金在未,對照沖克乃為不吉,余可類推也。

        制:制者,用星受制也,如木為用星被金所制,又土為用神被木所制,用星者,即身命、官福、田財、妻嗣等,主是也受他星克制不吉。吉神制則兇、兇神制則吉。

        朝:朝者,相向也,如眾曜拱南,南方坐命;如群星朝北,北方坐命;又如計羅截諸星于東,命坐于東;截諸星于西,命坐于西,皆謂之朝也。吉星朝向者吉、兇星朝向者兇。

        拱:拱者,三合也,如日月拱身命、拱官福、拱田財、拱妻子,又如福祿拱身命、拱官福、拱田財、拱妻子,又如田財拱身命、拱官福、拱妻子。拱吉則吉、拱兇則兇。

        夾:夾者,兩傍也,如:日月夾身命、夾官福、夾田財、夾妻子,又如:福祿夾身命、夾官福、夾田財、夾妻子,又如:田財夾身命、夾官福、夾妻子。有情夾者吉、無情夾者兇。

        輔:輔者輔弼也,如身命主輔弼日月之前后,又官福星輔弼日月之左右,又田財、妻嗣等主得日月挈提者,皆為合格。吉神輔弼者吉、兇星輔佐者兇。

        分:分者,羅計截諸星兩路也,或分截文武兩班,或分截文東武西,或分出日月并明,或分出官福清健。

        會:會者,諸星聚一宮一度也,如十一曜會聚身命,如十一曜會聚官福,或會聚田財,且諸星順度相生,無克戰為妙。會成貴格者貴、會成賤格者賤。

        引:引者,在前也,引宜度遠,如日月引從官福,引從田財,引從妻嗣,引從或文魁,引從名甲,引從官印,引從得地者佳。吉星引從者吉、兇星引從者兇。

        從:從者,在后也,從宜度近,如金水引從宜水前金后,木火引從要火前木后,土金引從宜金前土后,蓋后能生前也,前不能生后故耳。引從相生者吉、引從相克者兇。

        截:截者,羅計攔截也,或截諸星于東南又晝生,或截眾曜于西北又夜生,或羅計中分,截出文東武西。

        漏:漏者,截出吉星也,或晝生漏出日、木、土、水、氣、計于陽宮陽度,或夜生漏出月、火、羅、金于陰宮陰度。

        守:守者,身命住宮也。所住之宮與,諸星相會以定貴賤。守吉星則吉、守兇星則兇。

        岐:岐者,兩岐隔界也,如尾二在卯,尾三過寅,乃隔宮同度岐界也;又如子上虛九,與危初度,是同宮隔度岐界也。但凡身命、官福等星,坐度宜深不宜躔,兩岐界之度也。兩岐隔界者乃交過度也。

        刻漏制度

        黃帝創漏水制器,以分晝夜,成周挈壺氏,以百刻分晝夜。冬至晝漏四十刻,夜六十刻。夏至晝漏六十刻,夜四十刻。春秋二分,晝夜各五十刻。漢哀帝改為百二十刻,梁武帝大同十年,用一百八十刻?;蛟龌驕p,類皆疏謬。至唐晝夜百刻一遵古制,其法有四匱:一夜天池,二日天池,三平壺,四萬分壺,又有水海,水海浮箭四匱,注水始自夜天池,以入于日天池,自日天池以入于平壺,以次相入于水海浮箭,而上以為刻分也。

        宋朝所用之制,亦如于唐,而其法以晝夜百刻分十二時,每時有八刻二十分,每刻六十分,計水二斤八兩,箭四十八,二箭當一氣,歲統二百一十六萬分,悉刻于箭上,銅烏引水而下注蓮心,浮箭以上登其二十四氣,大凡每氣差二分半,冬至日極短,春分日均平,冬至后行盈,夏至后行縮,乃陰陽升降之期也。

        定太陽出沒
        正九出乙入庚方、
        二八出兔入雞腸、
        三七發甲入辛地、
        四六生寅入犬藏、
        五月生艮歸干上、
        仲冬出巽沒坤方,
        惟有十與十二月,
        出辰入申仔細詳。

        晝夜辨時
        半夜子、雞鳴丑、平旦寅、日出卯、食時辰、禺中巳、日中午、日斜未、晡時申、日入酉、 黃昏戌、眠定亥。

        寅時

        正九五更二點徹、

        二八五更三點歇、

        三七平光是寅時、

        四六日出寅無別、

        五月日高三丈地、

        十月十二四更二、

        仲冬纔到四更初、

        便是寅時真口訣。

        貓眼辨時

        子午卯酉一條線

        寅申巳亥如鏡圓

        辰戌丑未棗核尖

        秘訣君知莫亂傳

        氣候本始

        春秋內事曰:伏羲建八節,以文應候。晉律歷志曰:炎帝分八節,以始農功。業巴議曰:伏羲造八卦,作三晝,以象二十四氣。記月令法曰:周公作時,制定二十四氣,七十二候。則氣之始于伏羲,而定于周公也。鮑景翔云:五日一候者,一月六候,五六三十日也,三候一氣者,十五日也。

        置閏之法

        堯典曰:期三百六旬有六日,期者一周年也,則是一年有三百六十六日。今一年只三百六十日,尚余六日,一年六個小盡,又余六日,則是一年共余十二日,積三年之余,有三十六日,于是置一閏月,以正其時,猶余六日,又兩年后二十四日并前六日,再置一閏。

        東方七宿

        角亢氐房心尾箕、以應青龍之象。

        北方七宿

        斗牛女虛危室壁、以應元武之象。

        西方七宿

        奎婁胃昴畢觜參、以應白虎之象。

        南方七宿

        井鬼柳星張翼軫、以應朱雀之象。
         
         
        古今占星學中的七政四余
         
        中國傳統占星學中,如“果老星宗”里常提到提到“七政四余”這個概念,它到底是什么呢,和現代西方占星學有什么聯系呢?
          所謂“七政”就是太陽、月亮、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
          太陽古稱日,象征君主,父親,權利等陽性的事物。
          月亮古稱太陰,象征母親、妻子,以及個人的情緒方面。
          金星古稱太白或辰星,古時認為金星性剛烈,主躁,好義,與現今的意義有較大不同。
          木星古稱歲星,也叫“太歲”,因其大約一年走一個宮位,被認為是最要的行星。
          土星古稱鎮星或填星,主厚重誠信,看似無不吉,但現代占星學認為它是第一兇星。
          所謂“四余”就是羅候、計都、月孛、紫氣。因這四個都是虛星,認為是五星(金、木、水、火、土)之余氣,故名為“四余”。
          羅候其實就是北交點,計都其實就是南交點,它們倆的意義比較重要,而月孛、紫氣幾乎很少提到,基本可以忽略它們的作用。
          羅候計都從天文學上看,就是月球與黃道面的北交點與南交點,都是虛點并非實星,然而它們跟日、月蝕卻有密切的關系。
          南、北交點的吉兇爭議較大,有的認為北交點吉,南交點兇,也有的認為都兇?,F代西方占星學認為北交點是今生應努力發展之方向,南交點是前世所累積之業障。
          從本人實際研究所看,南北交點是起強化作用,如果它們和哪個星相合,則大大強化那顆星的影響,以及那顆星所落入的星座和宮位。這點,希望各位占星朋友好好用心體會。
        七政四余的十干化曜
          七政四余即是中國的占星術,七政謂日月五星(金木水火土),四余謂紫氣、月孛、羅喉、計都。傳說紫氣是木星的余氣,月孛是水星的余氣,羅喉是火星的余氣,計都是土星的余氣。其中羅喉、計都乃白道和黃道的南北兩個交點,又稱月南交和月北交,月孛乃月球的遠地點,至于紫氣是什么,倒是中國占星術上的一個謎?
          七政四余隨每年的天干地支,會產生不同的吉兇感應,謂之「十干化曜」,而紫微斗數的「四化星」(祿權科忌)即是從此「十化」演變而來,化祿即是七政四余的天祿,化科即是七政四余的天貴,化權即是七政四余的天權,化忌即是七政四余的天刑。長沙張祖同在「諏吉述正」一書中認為:「選造葬之課,山向為重,不必論化曜,選出行、上官、問名諸課,命宮為重,則兼論化曜」,其實天星的十干化曜只是在中國的占星術中所獨有,屬于印度及阿拉伯的占星術傳來中華后,與中華本土的天干地支結合的過程,十分值得重視,以后更影響了紫微斗數的四化星,可謂源遠流長,運用更廣泛了。天祿主應:結果、獨立、發展。
        天暗主應:不順、倒霉。
        天福主應:幸運、圓滿。
        天耗主應:損失、是非。
        天蔭主應:得財、幸運。
        天貴主應:發財、添丁。
        天刑主應:打擊、病痛。
        天印主應:崇高、有權。
        天囚主應:勞碌、生病。
        天權主應:掌權。
          政余十干化曜的起例,有個起例的歌訣:「甲火乙孛丙屬木,丁是金星戊土求,己為太陰庚是水,辛氣壬計癸羅喉」,近賢吳師青先生說:「政余十干化曜起例系從年干變化,以后諸星起例,皆以年干為主,甲化火,后言火,即甲木也,乙化孛,后言孛,即乙木也,余仿此。蓋以十干分配月與五星四余,然后以月與五星四余分配六親,布列星盤,渾去十干名目,千變萬化,而不離正五行生克之宗旨,扼定官星作主,到底一線串通,此政余十干化曜之所以為極妙也?!?br />  政余星學,固以官星為君,然而根源則皆自年干變化,故其年干一字,即如四柱之日元,而六親名義即從此出焉,「天祿」者即子平所謂「比肩」,「天暗」者即子平所謂「劫刃」也,「天?!拐?,即子平所謂「食神」,「天耗」即子平所謂「傷官」,「天蔭」即子平所謂「偏財」,「天貴」即子平所謂之「正財」,「天刑」即子平所謂「七煞」,「天印」即子平所謂「正官」,「天囚」即子平所謂「梟印」,「天權」即子平所謂「印綬」。
          十干變曜逐年配合,十曜周流更迭,而六親則陰移而陽不動,以六親分配十曜,布于十二宮中,隨十曜之星躔,定人生之禍福,千變萬化如環無端,此乃政余星學將子平之生克取用配入星盤,論人禍福,與子平之財官印食,一氣融貫。
          根據張果星宗的「十干化曜」之理,我們可以推衍出紫微斗數新「十干化曜」,然后在把其中的天祿、天貴、天刑、天權抽出,和紫微斗數的四化星來比較,有高百分比之相似性,這個比例可說是很高,可見紫微斗數部份脫胎于張果星宗的遺跡。
          將紫微斗數的四化星和張果星宗十化星做個比較,雷同之處很高,尤其甲年完全相同,庚年也是天同化忌,可以幫助我們厘清庚年化忌的爭論。
          化曜始于果老星宗,原為談星命而作,古課不論也,蔣氏天元歌無一語及化曜,其不用可之,如論化曜,則丙戊年日月雙到山向,一為刃耗,一為刃暗,不吉甚矣,太陽為諸福之主,而以化刃為不吉,有是理乎。若舍山向而貪取命宮,亦虛而無薄矣,山向與祿命判然兩途。選擇宗鏡云:「四柱財官論主命不論坐山」,最為合理。蓋山只論氣,原無所謂「天官」「魁星」也,然廖氏專尚化曜,言之極詳,姚是諸圖不言化曜,而其應用篇中亦有「唐符」(即「飛刃」)、「將星」得地之語,又陽湖吳氏頤慶選擇篇天星之法,亦論化曜,則此條自不可廢。今以管見定之,選造葬諸課,山向為重,不必論化曜,選「出行」、「上官」、「問名」諸課,命宮為重,則兼論化曜,庶于理為順,而于義各精。
        群星聚華  
          中國古代科技文明發展長期雄居世界首位,很多成就今天仍倍受矚目.其中,我國古代天文學的發展及結果,可以說是世界天文史上最濃墨重彩的一筆,其體系嚴謹、細致,令人嘆為觀止.時至今日,很多古天文學中的稱謂依然令人神往,由于其可能略顯文言化,所以大多數可說是蒙有神秘的面紗,這份”神秘”,常常會激起人們的好奇心,于是,一些游戲、動漫就借助人們這樣的心理,在謎題、器物、情節等方面引用中國古天文學的一些詞匯,營造出良好的氣氛,產生很強的吸引力.現在就在這里,對其中一些比較集中的詞匯進行簡單的解釋,希望能對大家的進一步了解有些微薄之助。
          很多游戲中曾有過類似于召喚術的魔法設定,其中,對于“朱雀”、“玄武”、“青龍”、“白虎”的召喚技頗多,例如《風色幻想》還有現金的中多網游。其實“朱雀”、“玄武”、“青龍”、“白虎”四靈獸合稱為“四象”、“四靈”或“四陸”。中國古代天文學中的星區劃分使用的是“星官”系統,這里的“星官”類似于西方的“星座”。中國古代“星官”系統把天空分為“三垣二十八宿”以及其他星官,最早的記錄出現在《史記.天官書》中,其中“二十八宿”又分為四大星區,分別用動物命名,即是上面所說的“四象”了??梢哉f,“朱雀”、“玄武”、“青龍”、“白虎”就是四個大規模的“星座”。

          說到“三垣二十八宿”及中國古天文學的一些關鍵詞,“曜”、“垣”、“宿”是一定不可遺漏的,就讓我們來粗略了解一下它們的含義:


        “曜”,本義為日光,后稱日、月、星為“曜”,可理解為明亮的天體。“曜”這個字在很多動漫、游戲中曾有涉及,其中《幽城幻劍錄》的“天軌儀刻”場景中就有如下解釋:
        “日曜”也者,又名“太陽”,乃“羅睺”對星,掌明界諸光陽氣,為七曜之首。
        “月曜”也者,又名“太陰”,乃“計都”對星,掌明界諸幽陰氣,為日曜伴宿。
        “水曜”也者,又名“辰星”,黃道五曜之一,掌明界諸水凜冽之氣。
        “金曜”也者,又名“太白”,黃道五曜之一,掌明界剛厲破殺之氣。
        “火曜”也者,又名“熒惑”,黃道五曜之一,掌明界奮烈灼炎之氣。
        “木曜”也者,又名“歲星”,黃道五曜之一,掌明界茁長孕育之氣。
        “土曜”也者,又名“鎮星”,黃道五曜之一,掌明界沉定凝斂之氣。
        關于“曜”一字,中國自古以來就曾有“五曜”、“七曜”、“九曜”、“十曜”、“十一曜”、“二十八正曜”等之稱,下面對其一一作簡略說明。

        五曜
          提到“五曜”,就要談到“五緯”。“五緯”亦稱“五星”,即太陽系里的水、金、火、木、土(此處按距離太陽由近及遠的順序排列,下同)五大行星的合稱。中國“五星”的稱法最早大約出現在公元前四、五百年,這五大行星古稱分別為“辰星”、“太白”、“熒惑”、“歲星”、“鎮星”,后來這些漸漸成為古人對這些行星的最常用的名稱。下面分別介紹一下相應的名稱來歷:
          水星,古名“辰星”。是太陽系里距離太陽最近的行星,從地球上觀測“水星”時,它一般都出現在太陽的兩側,距太陽的距離總保持在三十度內。這里的“度”,為中國古代的單位,三十度左右約為一“辰”,《新唐書.志第二十一.天文一》中就曾有“十二辰”的說法,所以由運動距離來定“水星”名為“辰星”。“水星”用肉眼是比較難觀測到的,因為“水星”的公轉軌道半徑最小,是地內行星,一般都是隨太陽在天空中劃過,太陽的強光蓋過了“水星”,每年只有很少的幾天的條件,才可成功用肉眼觀測到“水星”。
          金星,古名“太白”。緣于其反射光為明亮的白色,是行星中最亮的一顆。其銀白色的亮光最亮時比淡藍色的“天狼星”還要耀眼?!对娊洠⊙牛蕊L之什.大東》中有;“東有啟明,西有長庚。”這里所說的“啟明”和“長庚”似乎為兩顆不同的星,其實兩者實際上都是“金星”,當其先太陽而出地平線時,就是所謂的“啟明”,而后太陽而出地平線時,就是“長庚”了。“金星”有厚重的大氣層,“金表”(如果可以這樣叫的話)溫度很高,甚至可以融化一些低熔點的金屬。
          火星,古名“熒惑”。由于“火星”表面的土壤及巖石都為紅色,所以其反射光為淡淡的火紅色,類似于熒光;另外,“火星”是第一顆地外行星,它與地球的相對運動,使其在地球上自視的運動方向會產生變化,令人迷惑,《后漢書.志第十一.天文中》就有“熒惑逆行”的記載,所以古人稱其為“熒惑”。“火星”是“類地行星”中與地球最相似的一顆,最近,“火星”曾達到距離地球相當近的距離,給對其的觀測提供了良機。
          木星,古名“歲星”。因其在黃道帶里每年經過一個“星次”(即歲行一“次”)而得名。我國古代天文觀測認為“木星”的運行周期是十二年,如果將黃道帶分成十二個部分,每個部分稱為“次”,那么“木星”每年經過一個“次”,即上面所謂的“歲行一‘次’”。這里的“十二次”分別為:星紀、玄枵、降婁、大梁、實沈、鶉首、鶉火、鶉尾、壽星、大火、析木。我國漢代以后發展形成的“干支紀年法”,其實就源于之前的“歲星紀年法”。“木星”為目前已知的太陽系里最大的行星,其“木星大紅斑”曾經是天文界一項著名的謎題。
          土星,古名“鎮星”。“土星”古人測其約二十八年繞天一周。平均每年行經“二十八宿”之一,好象輪流駐扎于“二十八宿”,即稱“歲鎮一宿”,所以稱“土星”為“鎮星”。另外,也稱“土星”為“填星”,其中“填”同“鎮”,應為通假字。“土星”最初令人驚異的,就是它的“環”,從地球上觀測,似乎長了兩個“耳朵”一樣。
        《史記.天官書》中記載:“天有五星,地有五行。”所以將“五行”分別與著五顆星相配,即為沿用至今的水、金、火、木、土的名字。因為這五大行星在天空中均衡向劃過,類似于緯線,所以古合稱“五緯”。“五緯”、“五星”也就稱作“五曜”。

        七曜
          “七曜”,古代也稱“七政”。是我國古代對“太陽”、“太陰”、“辰星”、“太白”、“熒惑”、“歲星”、“鎮星”即日、月、水、金、火、木、土七大天體的合稱。同時,由于上面曾經說到的原因,“七政”又稱“七緯”。其實,古人根據觀測認為同時在天空中運動且不同于其它恒星,于是將太陽、月亮同五大行星相提并論,稱“七曜”、“七政”、“七緯”,是古人錯把太陽、月亮也當成了行星;從今天的天文體系來看,太陽是太陽系的中心恒星天體,眾行星圍繞其作公轉運動,月亮是地球的衛星,與其它行星的衛星的地位相同,可以這么說,太陽的等級高于水、金、火、木、土五星,而月亮則低于這五行星。
          “七曜”,在古代所使用此合稱,也比較廣泛,唐代大詩人李白的《大獵賦并序》中就有寫道:“文章森乎七曜兮,制作參乎兩儀,括眾妙而為師。”《晉書.卷十一.志第一》中為:“然則三皇邁德,七曜順軌,日月無簿蝕之變,星辰靡錯亂之妖。”在國外,“七曜”也是相當出名的,很多地域以“七曜”代表一個星期的七日。月神主管星期一,所以星期一稱“月曜日”;火神主管星期二,即稱“火曜日”;水神主管星期三,即稱“水曜日”;木神主管星期四,即稱“木曜日”;金神主管星期五,即稱“金曜日”;土神主管星期六,即稱“土曜日”;太陽神主管星期日,即稱“日曜日”。“七曜日”分別代表一周七天的叫法最早出現于兩河流域的古巴比倫文明。公元前七百年左右,古巴比倫出現了一個星期分為七天的制度,四星期合為一個月。古巴比倫人建造七星壇祭祀星神。七星壇分七層,每層有一個星神,從上到下依次為日、月、火、水、金、木、土七個神。七神每周各主管一天,因此每天祭祀一個神,每天都以一個神來命名。所以,西方每星期是以星期日開始計算的,同中國以星期一開始的習慣不同。“七曜日”的稱法目前在日本被普遍的使用著,相信很多玩過日本游戲,看過日本動漫的人都有所發現吧。

        九曜
          很多人最早接觸“九曜”這個詞,可能是CLAMP的《圣傳》中的占星師“九曜”,這里是當人名來使用的。而在我國古天文學上,所指的“九曜”,即在“七曜”之外,再引入“羅睺”、“計都”兩“隱曜”,是為“九曜”。
          “羅睺”及“計都”均為梵語的音譯,傳說“羅睺”本為統領眾魔的龍,曾與天神們聯合對抗惡魔,但在高奏凱歌之際,他卻趁大家不備,偷喝了圣液,不料其罪行被太陽和月亮看見,就向眾神告發,于是天神趕去奮力將“羅睺”的頭切下,然而此時圣液已在“羅睺”的體內發生作用,令其得以如同星體般永恒不滅,自此“羅睺”的頭以及他的身體——“計都”,即成為日、月兩曜永不妥協的敵人,只要環境許可,他們即試圖吞噬太陽和月亮,造成日、月食的現象,而計都的尾巴有時亦會以彗星的行貌出現在世人之前。
        另一個傳說為:“羅睺”是古印度神話中的惡魔,相傳為“達耶提耶王毗婆羅吉提”與“達剎之女辛悉迦”所生之子,他又被稱為“行星、流星之王”,西南方的守護神;他長有四只手,下半身為蛇尾,好為非作歹。“天神”與“阿修羅”攪乳海之時,“羅睺”喬裝改扮,混在天神隊伍里偷喝甘露,結果被“日神”和“月神”發現,向“毗濕奴”打了小報告,“毗濕奴”當即用神盤砍下了“羅睺”的頭和手臂。但因為“羅睺”已經喝了甘露,所以他的頭長生不死,為了報仇,就經常吞噬太陽和月亮,從而引起日食和月食,此為日、月食的由來。“羅睺”星為一黑暗星,死掉的身體則化為“計都”星,皆為不祥之星。這就是古印度的概念:在夜空中突然出現威脅著每個人的星稱為“計都”;搶奪太陽和月亮的光而引起日食的星稱為“羅睺”?!队某腔脛︿洝防锏?ldquo;羅睺神”的設定與傳說極為相似。另外,《幽城幻劍錄》的“天軌儀刻”中所寫:“日曜”也者,又名“太陽”,乃“羅睺”對星……“月曜”也者,又名“太陰”,乃“計都”對星……即可能由上述傳說所來。
          西天竺的《七曜攘災決》,是在公元九百年左右被翻譯傳入中國的,此書中具體介紹了“羅睺”、“計都”兩隱曜為:“羅睺,遏羅師者,一名黃幡,一名蝕神頭,一名復,一名太陽首。常隱行不見,逢日月則蝕,朔望逢之必蝕,與日月相對亦蝕……計都,遏邏師,一名豹尾,一名蝕神尾,一名月勃力,一名太陽首,常隱行不見。”
          在中國,“羅睺”之名普遍認為最早出現于公元七百一十八年所譯的《九執歷》中,所謂“九執”即是指“九曜”。“羅睺”、“計都”在唐末、以至五代時已漸為我國天文學家所重視。
          那“羅睺”、“計都”為何稱為“隱曜”?具體在我國古代天文學中又指代為何呢?
        所謂“隱曜”,就是指人的視覺中無法看到的星曜,同行星及恒星的目視可見不同,實質上,“隱曜”是古天文學上的軌道術語,“在天只有氣而無形”就是描述“隱曜”相當準確的說法。中國古代天文中的“隱曜”,大多數與日、月所被觀測的運動有關,要提到“羅睺”、“計都”在天文學上的指代,就要先簡單談談天文學上所說的“黃道”與“白道”。
          當地球繞太陽公轉時,相對的,從地球上看起來太陽就會在天球上進行移動。移動的軌跡就稱為“黃道”,《宋書.志第十三.天文一》中有:“黃道,日之所行也。”而月球繞地球公轉的軌道,稱為“白道”。“黃道”和“白道”相交于兩點,分別稱為“月北交”和“月南交”。普通來講,在中國“羅睺”和“計都”知道的是“黃道”和“白道”的交點。
          此外,另有一以“羅睺”為白道升交點。“計都”為月球遠地點的說法,此說法曾傳入日本,現今日本尚存有兩幅早期以“九曜”位置占算星命的天宮圖,我猜測《圣傳》取材可能曾以此為參考。另外《通靈王》中描寫標志著“通靈王大戰”開始的五百年重臨地球一次的破滅之星“羅睺”以及“計都”其原形,也可能源于此處。

        十曜
          這里提及“十曜”破有些外傳的性質,因為“十曜”一般是相對少見的,不過,既然《幽城幻劍錄》中曾有“時輪宮”和“時輪尊者”的出現,那么,在這里簡單的寫一寫“十曜”還是有必要的。“時輪歷”中在“七曜”之外,還有兩個假想的天體,即“羅睺”、“劫火”(“羅睺尾”,此處未得詳細考證,不過筆者猜測為“計都”),再加“長尾彗星”,合稱為“十曜”。

        十一曜
          在“羅睺”、“計都”之上復加“月孛”、“紫氣”兩“隱曜”,合稱“四余”,再與“七政”一起,稱“七政四余”。“七政”及“四余”中的“羅睺”、“計都”之外,“月孛”及“紫氣”兩曜,傳入我國的時間相對晚一些。明代天文學家邢云路指出,“四余”應出自于《都賴聿斯經》,此書中所提及“十一星”就是指“七政”、“四余”,又合稱為“十一曜”。
          根據傳說,即使普通公認“四余”是肉眼不可見的星曜,即“隱曜”,但特殊的情形下,卻仍然認為可同“七曜”這樣的可觀天體一樣能夠進行觀測。例如“羅睺”、“計都”掩住日、月的光線形成日食和月食,所以在發生食相時就可以測得。古人認為當有妖孽出現時“月孛”也可以憑視覺觀見,“其星為彗星之屬”,但不同的是光芒四出,不同于一般只有一條慧尾的彗星,《春秋》中就曾經有這樣的記載:“孛見大辰”、“孛入北斗”。“王者德至于天”時,“紫氣”也可看見,形狀如同半月,通常出現于陰歷月未至月初,“助月為明”,這就是常說的“景星”或“德星”,《漢書.卷二十六.天文志第六》中就有:“景星者,德星也,其狀無常,常出于有道之國。”
          “十一曜”,即“七政四余”中的“四余”星曜“羅睺”、“計都”、“月孛”、“紫氣”在我國天文上同時提及的話,有說法認為形成以下指代:月球沿白道由黃道南過升交點入北時,稱“羅睺”;再由黃道北過降交點入南時,稱為“計都”;月球沿白道運行至遠地點稱為“月孛”;運行至近地點時稱為“紫氣”。“四余”“隱曜”都和月行軌道相關?!队某腔脛︿洝返?ldquo;天軌儀刻”場景中的“羅睺天軌”、“計都天軌”的說法,就與上述部分相符合。

        二十八正曜
          中國古代曾列出二十八“主星”,這里的“主星”也稱“正曜”,即為“二十八正曜”,具體各“正曜”為:紫微、天機、太陽、武曲、天同、廉貞、天府、太陰、貪狼、巨門、天相、天梁、七殺、破軍、祿存、天馬、左輔、右弼、文昌、文曲、天魁、天鉞、火星、鈴星、擎羊、陀羅、天空、地劫。
          有一說法稱其中“太陽”、“太陰”為“中天主星”,而“天空”、“地劫”即稱為“中天助星”。

        星官
          在介紹中國古天文的“星官”之前,請大家先簡單瀏覽以下四大文明古國的古天文成就,可以發現,各文明古國的天文研究中,也不乏跟中國的“星官”相似的星區概念。
        古埃及,從出土的星圖可以發現,古埃及人認識的星有北極、天狼(古埃及稱其為“天狗”)、白羊、天蝎等。古埃及恩的星區系統是將赤道附近的星分為三十六組,每組星數不等,涵蓋十天,稱為“旬星”。
          古巴比倫,在今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即“兩河流域”一帶,又稱美索不達米亞(希臘語為“兩河之間的土地”),從公元前三千年左右開始到公元前后,始終使用楔形文字。他們取得的天文學成就中,關于星區的概念就有將黃道帶的恒星劃分為12個星座,即演變成今天的“黃道十二宮”。
          古印度,古印度人劃分黃道的方法不同于古巴比倫,而是分成二十七部分,每部分均稱“納沙特拉”,翻譯過來就是“月站”的意思,這也稱“二十七宿”。據記載“二十七宿”的全名最早出現在《鷓鴣氏梵書》里,第一宿為“昴宿”。另外,在《摩訶婆羅多》里則是以“牛郎星”為第一宿,即現在通稱的“天鷹星α星”,中國古稱“河鼓二”。后來又換以“白羊座β星”即中國古稱“婁宿一”為第一宿。印度“二十七宿”上按等分劃分的,但由于客觀因素,各宿的起點不一定正好有較亮的星,于是他們就選擇該宿范圍內最高亮度的一顆星為各個宿命名。印度也有跟中國古天文中“二十八宿”同名的劃分星區的方法,即增加了“麥粒”宿,位于“人馬座α星”即中國古稱“天淵三”和“天鷹座α星”間,名為“阿皮季德”,翻譯過來就是“麥粒”。
          最后是古代中國,中國的古天文辨別星區的方法可總結成一個“星官”(就相當于星座)體系,最系統的劃分方法是將星空中的一千四百六十四顆星分為“二百八十三官”,“二百八十三官”中就含“三垣”、“二十八宿”。

        三垣
          “三垣”,包括“紫微垣”、“太微垣”和“天市垣”。這里的“垣”指的是星的區域。此“三垣”又可簡稱為上、中、下“三垣”,“紫微”為“中垣”,“太微”為“上垣”,“天市”為“下垣”。
          “紫微垣”,位于“北斗七星”的東北放,包含十五顆星,沿東西方向排列?!豆硌劭竦丁分械奈灏汛逭性筹w佐助所獲得的名為“紫微垣”的兵刃,其名就源于“三垣”之一的“紫微垣”。
          “太微垣”,位于“北斗”的南方,包含十顆星?!度易⑹酚洝分杏凶椋?ldquo;太微宮垣十星”。
          “天市垣”,位于“房宿”和“心宿”的東北方,包含二十二顆星。

        二十八宿
          《不思議游戲》(又名《魔幻游戲》)中所提到的“二十八宿”,正是對中國古天文設定的引用,本文最前面曾經提及的“朱雀”、“玄武”、“青龍”、“白虎”“四象”在該作中也有提及。另外,《軒轅劍》系列,《幻想三國志》以及眾多網絡游戲中,引用“四象”命名的不勝枚舉,估計一般玩家都能對“四象”耳熟能詳了。
          對于“四象”,《史記.天官書》中解釋為:“東宮蒼龍……南宮朱鳥……西宮……參為白虎……北宮玄武……”,這里,“蒼龍”也稱“青龍”,“朱鳥”就是“朱雀”。“青龍”涵: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朱雀”涵:井、鬼、柳、星、張、翼、軫七宿;“白虎”涵:奎、婁、胃、觜、畢、昴、參七宿;“玄武”涵:斗、牛、女、虛、危、室、壁七宿。另外,“二十八宿”又稱“二十八舍”,《史記.天官書》中就有:“二十八舍住十二州”,其是將天文與地理相聯系了。“二十八宿”均分布在黃道和赤道帶上,日、月的相對運動會劃過這二十八個“星官”,其實從字面上也可以理解,這二十八個“星官”就相當于太陽和月亮的“宿舍”一樣,另外,似乎有“鎮星”——“土星”也要和日、月分一杯羹的狀況。

        星官
          除了上面介紹過的“曜”、“垣”、“宿”之外,我國古天文中仍有一些比較著名的“星”和“星官”,例如“天狼”、“北落師門”、“天狗”、“北極”、“北斗”等等。
          “天狼”,大犬座α星,是全天最亮的恒星,光色淡藍。實際上“天狼”有一顆伴星,形成一個目視雙星系統,不過伴星比較暗,肉眼無法觀測?!妒酚洠旃贂酚校?ldquo;其東有大星曰狼。”這里的“狼”就是指天狼。
          “北落師門”,南魚座α星,是秋季南方星空中唯一的亮星。
          “天狗”,有星七顆,位于羅盤座?!稌x書.志第一.天文上》中有“狼一星……北七星曰天狗”。其實“天狗”并不是非常有名,但為什么這里要把它和“天狼”、“北落師門”相提并論呢?前面曾經提及《鬼眼狂刀》中的“紫微垣”,而該作中其它幾把真村正中就包括“天狼”、“北落師門”及“天狗光”,其估計也源于中國的天文稱謂。
        “北極”,又名“勾陳一”,小熊座α星。因為它距離北天極只差一度左右,且為較亮星,所以稱其為“北極”?!稜栄牛屘臁分杏校?ldquo;北極謂之北辰”,所以“北極”又稱為“北辰”。“北極”其實也是雙星。
          “北斗”函“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顆星,即大熊座α、β、γ、δ、ε、ζ、η星。其實確切的說應該是“北斗”八星,因為“開陽”星也是雙星,但由于“北斗”自古稱七星,所以今天仍然沿用原來的叫法而已?!对娊洠⊙牛棚L之什.大東》中有:“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這里的“斗”就是指“北斗”七星。
          另外,還有一些亮星、星官。如“南極老人”、“軒轅十四”等;看看下面這幾個:“天河”、“天江”、“天船”、“天津”,剛好水、船、渡都全了;再有就是以“親屬關系”命名的,如“丈人”、“子”、“孫”;以動物命名的,如“狗”、“鶴”:還有官銜、身份、器物等等等等,總之,中國古天文的星官系統除了嚴謹外,用“華麗”“博大精深”等詞來形容也毫不覺得夸張。對其了解越多,就越發被其無窮的魅力所吸引。
        中國古代天文儀器所想
          中國古代天文學就已經如此發達,倍受當今世人的矚目,我國以及很多其它國家都紛紛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來研究我國的這些文化遺產。我國古天文的很多東西被頻頻引用,除科研領域外,在其它領域也是如此。就拿娛樂產業來說,僅僅上述的一些、動漫的例子,就可見一斑,其它的還有很多,比如《圣斗士》中一百零八個冥斗士的星名:天猛星——達拉曼迪斯、天雄星——艾亞哥斯、天貴星——米諾斯、地妖星——巴比隆……都出席中國古稱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這樣的還有著名的《幻想水滸傳》等??偟膩碚f,中國古天文學的璀璨光芒讓人不敢正視,深奧蘊涵令人皓首難徹,卓越成就使人嘆為觀止。
        以上資料來自《電腦游戲攻略》
        [七政四余]乾元秘旨
          《楚詞》言:阛則九重,孰營度之?則天有九重,古昔已言之矣。西人之言九重天也,曰:最上為宗動天,無星辰,每日帶各重天自東而西左旋一周。次曰列宿天,次曰鎮星天,次日歲星天,次曰熒惑天,次曰太陽天,次曰金星天,次曰水星天,最下曰太陰天。自恒星以下,八重天皆隨宗動天左旋,然各天皆有右旋之度,自西而東,與蟻行磨上之喻相符,由是往復循環,運行不息,以氤以氳,眾物憑生,而人于其間得氣之吉者則吉,得氣之兇者則兇,細細按之,不爽毫末。有志者所當詳察焉。
          正五行水生木,又生氣;火生土,又生計;木生火,又生羅;金生水,又生孛,羅生計,又生土;氣生羅,又生火;孛生氣,又生木。土計生金,金扶月,金水孛扶日。水克火,又克羅;木克土,又克計;金克木,又克氣;土克水,又克孛;計克孛,又克水;氣克計,又克土;孛克羅,又克火;火羅克金,木氣蔽日,土計掩月。
          變五行水生計,又生羅;火生木,又生金;木生土,又生月;金生月,又生土;土生水,又生氣;計生火,又生孛;羅生孛,又生火;氣生羅,又生計;孛生金,又生木;月生氣,又生水。水克火,又克孛;火克土,又克月;木克水,又克氣;金克氣,又克水;土克計,又克羅;計克木,又克金;羅克金,又克木;氣克孛,又克火;孛克月,又克土;月克羅,又克計;太陽至尊獨不與。
          正五行之變木正旺則畏金,太旺又借金以成其器?;鹫鷦t怯于水孛,太旺又借水孛以殺其威。土正旺則懮乎木氣,太旺又借木氣以疏其硬。金正旺則嫌于火羅,太旺又借火羅以化其頑鈍。水正旺則妨于土計,太旺又借土計以防其浸淫。且寒日偏替于金水,而素月獨隆于火羅?!墩獖W經》云:「冬水輔陽,水借光溫暖,而太陽則凝寒矣,主克父。夏水輔陽,陽借水滋潤,而水則枯涸矣,主短壽?!挂沙脑疲骸溉缒緸樨敹诖?,春木本旺,旺而逢生,不幾生之太過乎?以富斷之則誤矣。蓋春木宜逢金,夏宜逢水,秋宜躔木,冬宜躔火,反是非天地之中和,恐不免于貧,命主等星亦如之。再以月論,春月,火羅照之不明不燥,金水扶之,有光。夏月,逢金無益,值木亦損,不惟土計是兇,即火羅亦難,惟水孛扶之,斯元精不散。秋月,獨畏土計,不妨獨行,亦喜金水以助華。至冬,失之太寒,金水孛皆忌,火羅相照為美?!购洗硕^之,一一皆可類推。
          變五行之正五行之變,變于十干,化祿也。甲火,乙孛,丙木,丁金,戊土,己月,庚水,辛氣,壬計,癸羅,其中自有正理存焉。竊嘗從元星天道立極之圖及元星仰觀天文之圖而窮極之。日月麗乎天,日午月未,地勢起于北,子丑皆土;天道左旋,寅配春屬木,卯配夏屬火,辰配秋屬金,巳配冬屬水;地道右轉,亥配春屬木,戌配夏屬火,酉配秋屬金,申配冬屬水。惟子丑合而屬土,故戊歸丑,己歸子;寅亥合而屬木,故甲歸寅,乙歸亥;卯戌合而屬火,故丙歸卯,丁歸戌;辰酉合而屬金,故庚歸辰,辛歸酉;巳申合而屬水,故壬歸巳,癸歸申。寅卯辰巳皆陽位也,陽居陽位,故甲丙庚壬居之;申酉戌亥皆陰位也,陰居陰位,故癸辛丁乙居之。子之視亥戌酉申,乃自西而北,陰之極也,故己居之;丑之視寅卯辰巳,乃由北而東南,陽之始也,故戊居之。丑為土之初基,巳為土之中位,故土歸丑,計歸巳;寅乃火甫見之方,申乃火將滅之地,故火歸寅,羅歸申;卯為木之盛,酉為木之衰,故木歸卯,氣歸酉;辰為納水之府,亥為出水之區,故水歸辰,孛歸亥;獨金好殺,而天地好生,故藏金于戌并使無余氣也。午為日位,日居之;未為月位,月居之。月固借日之光以為光,必 對始望,日既居午,故月亦居子。此甲火,乙孛,丙木,丁 金,戊土,己月,庚水,辛氣,壬計,癸羅之所由化也;金無余,特端列一宮,水木火土孛氣羅計,皆以遞生。至于甲與己合,月借火暖;乙與庚合,孛資水勢;丙與辛合,氣叨木蔭;丁與壬合,金賴計生;戊與癸合,土用羅恩;午與未合,月藉日光;蓋化祿之合,適以相成如此。子午 而犯君,丑未沖而掩光,寅申 而炎 燥,巳亥 而克害,卯酉而侵凌,辰戌 而泄漏,蓋化祿之 ,實以相虧如此?;蛴衷唬杭杭幼?,子為寄宮,月方明,子宜從月;月在晦,子宜從計,二者必并推 而得之,姑存其說,以俟好學者。若夫戊甲丙庚壬為五陽,五陽各與正財合,癸辛丁乙己為五陰,五陰各與正官合,是尤見合之為義大,而化祿之體精用博也。
          計----日------月----羅水----元星天道----氣木----立極之圖----金火----土------計----孛
          計壬--太陽---太陰--羅癸水庚---元星仰觀----氣辛木丙---天文之圖----金丁火甲---土戊--月己--孛乙
          右將元星天道立極之圖、元星仰觀天文之圖,依元星一書開載。
          日太陽者君象也,用天下之星,而不為諸星之用,無遠弗,無幽弗燭,不分日晝夜,不分南北,其光炯然,其氣勃然。凡星居日之前后,謂之內夾;居日列之最前最后,謂之外輔,必值四余乃止。近日之度至十五度內,謂之密;自十五度至二十度外,謂之疏;眾星密,獨一星在遠,謂之特;羅計間隔一星朝日,謂之間;二星共一度輔日,謂之疊;一二星近密,謂之聚。昔人有歌云:「疏中外輔密中密,不中密兮即中日,眾密出特特上取,特不如間升階明,疏密只就日邊說,數者又不如一疊,疊日疊輔皆登第,經緯連處可登云,聚處逢之魁南北,遇日須遇日度數,日度亦是度末年?!勾穗m端為科第而言,然由其意推而廣之,則固一一應之如響矣。嘗見命主及吉星夾輔太陽者,不為公卿,亦作侍從臣,且行至日度,或由督撫內升正卿,或由正卿晉爵宰輔,比比皆是。若與日氣不通,縱使吉曜有情,亦不過外任而已。更有近君之員,一交木度,其像蔽陽,非主眷稍衰,即退居林下,或由京官外放,或降罰重重。更有候選及候升出差等,即使限度果利,必是年得太陽照臨,或流太陽釣大限之月,始能有獲。若傷煞在日前后,及與日有關會,即難宦游,宦游亦不能見君,見君亦不能優旨,且恐終于賈禍。若命主是金,火羅拱夾日,或火羅同緯日,系春夏生人遇日度必死。命主是火,水孛輔日,雖系春生人,遇日度亦死。余仿此。
          月月到中秋則分外明。凡在上弦,以迄于望,謂之得令,有權;在下弦,則光短而力??;在廿七至初二,畢竟無光。若與陽合,朔之前后七八度內生人,以月為命主,大率不永。倘月躔土而遇土計掩蝕,或土計躔四月度,則自其母以及其目皆主不利。
          五星四余五星臣象也,一遇日即遲留伏逆,遠于日則見。譬之王者出,諸臣或趨避或俯伏;王者遠去,諸臣即呈顏色,怡怡如也。吉以此分忌喜,兇以此分喜忌。但吉星與命主在陽前,又喜其逆,逆則其氣轉親;在陽后,又忌其逆,逆則其氣轉疏,兇星反是。耶律楚材云:「難逆用伏,兇災不能解救。文伏魁逆,吉祥又難并臻。主伏不顯,倘逢難亦可斷吉。恩逆不祥,倘生主未可談兇?!拐\哉是言,推此可廣驗。至與春木得時,一望亦當情適;冬火失令,已過始能神怡;亦自然之理。木吏、土戶、火禮、金兵刑、水司空,皆歷歷不爽。四余奴象也,主旺則竊,主衰則救。奴統于主,行主度即作奴度行,必謂氣羅之貴、金孛之淫、土月之迍、火羅之燥,單孛為拗、單計多謀,何其妄甚!若夫木司令朝日,已為青龍扶硯,何嘗蔽陽?孛乘旺凌金,方將妾奪妻權,奚啻犯主?
          科名從年干取用,甲乙木、丙丁火、庚辛金、戊己土、壬癸水,敬天迎神,乘時布用。
          文星五行相濟而成。甲見羅,其色青赤;乙見計,其色碧黃;己見氣,其色絳青;丙見金,其色赤白;丁見火,其色紫赤;戊見金,其色黃白;庚見木,其色白青;辛見土,其色粟黃;壬見日,其色黑赤;癸見月,其色綠白;發焰呈祥。含輝吐秀,獨不以水孛為文者,其無質也。
          魁星陰陽和合,相生而成。甲月木受水生,乙日木生火,丙羅火生火,丁計火生土,戊火土受火生,己金土生金,庚水辛孛金生水,壬氣癸木水生木。借勢向榮, 權抒采。獨遺土者,以土性混濁之故。
          三臺子年辰,丑年巳,寅年午,卯年未,辰年申,巳年酉,午年戌,未年亥,申年子,酉年丑,戌年寅,亥年卯;分年挨定,尚需參詳。但大拜諸公,非三臺貫命、三臺貫度,即行三臺度高遷,姑存之以待用。
          金轝轝者車也,金者貴重之義。譬諸君子居官得祿,須坐車以載之,故常居祿前二辰,如甲年祿在寅,辰為金轝之類。此煞乃祿命之旌旗、三才之節鉞。如生旺得地,婦人不富即貴,男子多得賢妻妾,子孫茂盛,或主作贅,且皇族每與此煞關通。
          爵星子申年土,未亥年火,丑午年水,寅巳年木,酉戌年金,卯年氣,辰年孛。按之頗有驗,亦姑存之。
          將星子辰申年在子,丑巳酉年在酉,寅午戌年在午,卯未亥年在卯。水金火木之年,各就帝旺之地。經云:「將星文武兩適宜,祿重權高自可知,不作宰臣清要職,便居帥府擁旌旗?!?br />  刃星刃取宰割之義。祿過則刃生,故刃居祿前一位。亦劫財為刃,以旺處即劫財。卯午酉子為甲丙戊庚壬之祿前一位,并皆劫財旺地,故謂之刃。乙祿卯,寅為祿之前位;丁己祿午,巳為祿之前位;辛祿酉,申為祿之前位;癸祿子,亥為祿之前位;亦即劫財旺地,其為刃何疑?乃乙丁己辛癸反刃于戌丑辰未,傳襲之謬,亟宜改正。得用則掌重權,失用則構奇禍。
          神煞神煞甚伙,大抵皆穿鑿支離,絕無理解,故多不錄。即卦氣、斗柄、貴人、文昌、馬元、祿元、壽元、的殺、陰殺、大殺、天雄、地雌、大耗、小耗等項,似皆可解,然按之于命十不一驗,故并削之。至于催官、科甲二名尤為誕妄,既曰催官,何以甲年人官在氣,而催官乃在金?直傷官矣,漫云催乎?果老云:「與元祿相催克?!狗蚺c元祿相催,謂之催官可也,與元祿相克亦謂之催官,何歟?用之則顧此失彼,殊為紊亂??萍准炔粏柶溆谀旮珊稳?,又不問其于官魁科文何如,而直以對宮主星當之,更屬矯誣,均不可從。
          萬年書歷之由來久矣,自漢至明修輯者七十余家,創制者十有三家,其中如《太初》、《大衍》,皆稱精當,至元郭守敬《授時歷》出,而前人莫有及焉。迨西法行,而后更由疏入密,由同得異,識者遂以為觀止也。試撮其大概言之,凡造歷必造觀天之器,自古觀天者三家:周髀、宣夜、渾天。周髀、宣夜多所違失,惟渾天為得其情,郭守敬循之,更為簡儀、仰儀、懸坐、正坐諸器,乃用二線推測余分,測景之所凡二十有七,東極高麗、西至滇池、南踰珠崖、北盡鐵勒,中法以天儀而盡地矣。西法則增置測儀六式,曰象限懸儀、平面懸儀、象限立運儀、象限坐正儀、象限大儀、三直游儀,又有子午儀、黃赤全儀、弩儀、天環、天球等器,而最巧者無如遠鏡,用之能詳日蝕分秒,能見太白上下弦,能見鎮星為撱形,能見歲星旁四小星,能見鬼宿中之積尸氣,能見天漢中之無算微星;西法更以地儀而盡天,器之疏密不同矣。中法以天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度析百分,分析百秒;西法則以三百六十平剖之,度析六十分,分析六十秒。中法以一日為百刻,時各八刻,子午卯酉為九刻;西法則以齊之以九十六刻,減天之度,正日之刻,此又于疏之中寓密也。置閏之法,氣盈朔虛,此其大綱,中法二十四氣平分,每一節氣十五日二十一刻有奇,積算每年所余十一日,三年所余三十三日,因而置潤;西法則云:冬夏不齊,冬一節氣,十四日八十四刻有奇,夏一節氣十五日七十二刻有奇。因日行距地遠近不等,冬日距地遠而行疾,夏日距地近而行遲,以此詳算置閏,氣朔分齊,無盈縮之差,其置閏視中法疏密為何如耶?歲差之法,則以日躔之所遷,驗列宿之退數。古無差法,虞喜始立其法,以五十年差一度;何承天則以百年差一度;劉焯則以七十五年差一度;一行以八十三年差一度。中法始減周歲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四分五秒,加周天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七十五秒,以六十七年而差一度,視前為不同矣。西法詳算列星,每年東行五十一秒,積七十年有奇而差一度,二千一百十七年有奇而差一宮,二萬五千四百一十年有奇而東旋一周,西法歲差更不同焉。里差之法,為分省節氣之刻;中法立表測景以求時刻,難為依據,即所測冬夏二至,猶未盡善;西法用八線表法,已為精細,且又有別法以相濟,人莫窺其底蘊。西法里差密乎不密,異乎不異,以交蝕言之,日月之行由南北而縱分之謂之度,由東西而橫截之謂之道,日行高而月行卑,若合朔之時,日與月同度同道,則日為月掩而日蝕;月本無光,借日之光;若對望之時,月與日對度對道,則月為日所,陽極 反亢,故蝕;凡交蝕分數總由同道對道之多寡,此中法西法之同也。至西法更謂月蝕則在日月正望,而地球介乎其間,月入地影中失其所借之光而為蝕;地在天中,其體微渺,尋常不能障隔日月,惟日月同在一線,乃為地所隔而成蝕;故中法謂太陽之體本有暗虛,月值之則遙奪其光,西法則謂月蝕仍名暗虛,為地所隔則暗而虛也,是月蝕又更異矣??搪┲?,周禮挈壺氏掌之,孔壺謂之漏,浮箭謂之刻。浮箭壺、漏水壺名異而實同,中法因之。西法又有地平晷、百游晷、通光晷、十字晷,遇陰雨則有自嗚鐘,沙漏、水漏之制。中法以水入壺而時箭浮,西法以水出壺而時牌出,壺體并不開孔,以節時分、定晨昏、考中星、撥晷景,無有差忒,刻漏視中法亦較密焉。惟歷元之準于北極,推而上之,而章、而蔀、而紀、而元,東西兩漢異而實同,中法、西法皆循之,無疏密也。至西法謂地如圓球,正居天中,日大于地,月小于地,五星大如月,尤振古所未聞。若其論恒星之南北差、赤黃道之疏密差、日與地之不同心差、七政之視差、日蝕之內三差外三差、月蝕時刻之里差以及悉月星之本次,輪調參觜之先后度,正羅計之誤,元思至理,深切著明,中法不能贊詞矣。更用以三角八線之算,揆以均數自變量根數之法,天地之寒暑、日月之晦明、渾淪磅礡于太虛之表而不能出其范圍,直可上接容成之統,遠紹羲和之傳,行之萬世而可無敝,密莫密于此,異莫異于此。有志者誠取預定之萬年書,及當年之七政經緯躔度書,一一遵而行之,求其故而晰其微,庶幾精算無余蘊矣。
          十二宮分度數相照隔六宮,一百八十度相 。隔四宮,一百二十度三合。隔三宮,九十度二弦。隔二宮,六十度六合。
          立命生時加太陽上順數至卯是。
          立度從太陽所躔之度,用量天尺直數至命宮某度是,即所謂絡也,亦即對 三合六合二弦之謂,特兼及三十度,一百五十度而其數益全。
          十二宮名目次序人以命為主,故命宮第一;財為養命之源,故次二;分我之財曰兄弟,故次三;田宅所以安命藏財而居兄弟,故次四;既有財帛兄弟田宅,而男女所以承田與財者也,故次五;奴婢所以輔男女,故次六;妻妾敵體,與命宮對,故次七;疾厄人所難免,故次八;遷移人所常有,故次九;官祿夭之所予于人,故次十;福德人之所享于天,故次十一;相貌所以成身,故次十二。自命宮而至妻宮,其敘不亂;自疾厄而至相貌,卻乃倒置,何歟?命與妻相對,相貌福德官祿出天上,故列在命前;財帛兄弟田宅隱地下,故列在命后。有相貌才見福德,有福德才居官祿,有官祿才多遷移,才遷移才招疾厄,自相貌至疾厄,皆日月之喜升而惡沉;有財帛應分兄弟,有兄弟應剖田宅,有田宅應歸男女,有男女應用奴仆,自財帛至奴仆,皆日月之右轉而分布。此十二宮之立,而人之所以為生,盡在是矣。
          限年命與祿十有五,福與妻十有一,田宅子孫各四年半,而奴仆隨之,財帛兄弟各五,而相貌獨十年,疾厄遷移退以七八。其所以若此者,子午卯酉居陰陽之中位,命祿妻田為四正宮,管四十五年有奇,乃含洛書四十有五之妙也;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八宮,當陰陽終始之地,管五十五年無奇,乃具河圖五十有五之妙也。
          出童限行大限童限管十五年,此其常也。不及則十歲后即出,太過則二十歲才出,總查太陽過宮之淺深,以定行限之遲早。太陽過宮三日管一年,三十日管十年,須扣算實數起;倘未滿三日,只二日零六個時,即十歲十個月行限。如七月初一生,必至十一歲六月三十滿十歲,再加十個月,行限則十二歲五月初一才起。倘將滿三十日,只缺少九個時,即十九歲零九個月行限。如六月初十生,必至二十歲六月初九滿十九歲,再加九個月,行限則二十一歲三月初十才起。
          定命定命專論宮,果老論度固不可以,即另立度主亦在所不必,但看度之經緯、貫串以卜休咎而已,至于身主尤屬泛泛,皆所宜削。
          行限行限專論度,如寅宮有房心尾箕四度,行房以日論,行心以月論,行尾以火論,行箕以水論。若又論宮之為木,則金躔尾,顧不受火克而反云克木可乎?卯宮有亢氐二度,行亢以金論,行氐以土論,若又論宮之為火,則金躔氐,顧不受土生,而反云火克可乎?
          命主命主總在得時得地但左右無相克者,有相生者更優游自如,尤須朝陽近吉,或作陽引,或作陽從,或有吉神引,或有吉神從,皆主貴顯;若兇神引從,便以禍論。如吉兇神均不引從,則??唇浗j貫串等矣。倘有盤合全格而不貴者,皆由主星失之也。
          經經者四經,如箕參軫壁、井角斗奎、尾窒觜翼、亢牛婁鬼、氐女胃柳、房虛昴星、心危畢張,在天同為一氣,故宮神皆暗相管攝。命主在箕,吉星在箕,固是同經;命主在箕,吉星在參軫壁,亦系同經,應無不利。反是而為兇曜,害亦如之。
          絡絡者宮度對也,即對沖三合二弦六合之謂,而兼及三十度、一百五十度,所以立度者即此道也。一氣相通最為親切,即以日月論,日晝夜行一度,月晝夜行十二三四度不等,月與日同宮同度則合朔,離日九十度則上弦,離日一百八十度則望,近日九十度又下弦,非即絡之謂歟?諸星之互相感通,何獨不然?故命主與吉兇星絡對而榮枯立判。貫貫者,他星與命度共為一經也。如命與度是火,他星即火之類。分衰旺不分同異,吉星自亨,兇星自蹇。
          串串者,在立命立度之度也。如命是木,他星即躔角斗奎井;度是角,他星即躔角斗奎井。有相迎無相拒,吉星自亨,兇星自蹇。
          填填者四柱填實也。如四柱有子丑,吉兇星在子丑;四柱有戌亥,吉兇星在戌亥之類。
        者對宮 照也。即隔六宮一百八十度之謂,而正不必拘拘于一百八十度也。如立命在子,吉兇星在午之類,更須看命主與大限。
          守守者守命宮也,吉兇星在命宮之謂,大限亦然。
          釣釣者三方四正釣照也。三方即隔四宮之三合,而不必拘拘于一百二十度也。如命宮在卯,吉兇星在亥未之類。四正即隔三宮之二弦,而不必拘拘于九十度也。如命宮在申,吉兇星在亥寅巳之類,更須看命主及大限。
          拱兩星拱命主,或在三方,或在對宮,總以無混雜為貴,日月官魁之拱尤重,命主大限皆然,然亦須辨拱星之吉兇
          夾兩星夾命主,或在一宮,或在數宮,總以不混雜為貴,日月官魁之夾尤重,命主大限皆然,然亦須辨夾星之吉兇,至于日月所夾,更當推求。命主是官魁文科,日月夾最宜,以其氣聚神旺也,若系劫煞傷刃,日月夾之反為不美。倘非命主,僅屬他星,則以夾官魁文科為祥,夾劫煞傷刃為災,但必察其與命度有關會與否,如并未與命度經絡貫串,則亦不見災祥也。日月之夾雖取其不混雜,若冬生人,以水孛為官魁科名,日月夾水夾孝,或并夾火夾羅在內,則水孛方藉火羅以暖,始不寒凍,非惟不作混雜論,其精神正全在火羅;如夾水孛并無火羅,似乎不混雜,而其實反難生動矣。推之于拱亦然,夾與拱略同,而其力較大。
          攔截或羅計攔出一星,日月攔出一星是也。所當辨攔截之星之吉兇,并當辨吉兇星之與命度有關會與否,更取其無他星混雜。然使攔出吉兇星,兼攔出命主,則此吉兇星雖與命度絕不經絡貫串,卻以命主同攔出而有關會矣。又冬生人,攔出水孛,兼攔出火羅,似乎混雜,但水孛是官魁科名,得火羅暖之,其氣正揚;水孛是劫煞傷官,有火羅助之,其焰彌熾,未可執一而斷。
          天官等天官者何?天干之官也,余俱從天干取用。如甲年生人,甲以辛為官,辛之化祿為氣,氣即天官;以庚為七煞,庚之化祿為水,水即七煞;以丁為傷官,丁之化祿為金,金即傷官;以丙為食神,丙之化祿為木,木即食神;以己為正財,己之化祿為月,月即正財;以戊為偏財,戊之化祿為土,土即偏財;以壬為偏印,壬之化祿為計,計即偏??;以癸為正印,癸之化祿為羅,羅即正??;以乙為劫財,乙之化祿為孛,孛即劫財;甲之化祿為火,火即元祿。余仿此。
          天官天官固取其與命度經絡貫串矣,亦有通根而不通根者。如官躔傷官度,命亦躔傷是也;或官躔他度,正財躔命度,則又不通根而通根焉?!短旃俳洝吩疲骸溉赵路龉?,才昭廊廟。官入命垣,格低還貴。天官秉令,身居九鼎。天官貫日,食祿豐隆。官命互躔,魁元早奪。官躔傷度,逢生猶榮。正財隨駕而對照兮,喬遷不次。正財當限而拱官兮,恩寵駢集。惟忌傷官作妒,更嫌七煞當前。傷官伴官兮崎嶇有阻,七煞混官兮荊棘自生?!勾艘嗟闷浯蟾乓?。更不宜合化,如丙用羅官愁見月,土陰湊合不為官。余仿此。
          七煞子平可去官留煞,五星則煞總不可混官,須以食神制之,遂使官清,否則陽年之煞與劫合化,陰年之煞與傷合化,亦可?!短旃俳洝吩疲骸附賯娚芬蚕嘀?,天官有勢?!褂衷疲骸肛澓弦娚芬餐?,天官亦尊?!谷羝呱窡o食神制,又無劫傷合,獨與天官經串釣,難望清貴??v得進士亦不能館選,即使館選亦必至散去。內至京 堂四品,終不能大轎;外至藩臬兩司,亦不能八座。更有公卿貴命,原盤并未官受煞混,特無食神制煞,劫傷化煞,往往從不清貴之衙門,一轉則煞之為崇大也。惟武職官員,由行五起者,煞而兼刃,或掌威權有之。至于煞兼魁兼科,又當分觀魁科之盛衰,或作清宦亦有之。
          正財正財乃生天官星也,亦看與命主經絡貫串何如,司令升殿或拱夾攔截合宜,不但增秩,兼能至富??傢毰c天官有情,或經或絡,或串或拱,或 或同,攔截皆妙。但陽年不可遇元祿,陰年不可遇偏印,遇之則貪合而忘生也。
          偏財偏財雖能生煞,亦能生官,特陽生陰,陰生陽,其力自薄耳。倘與煞同宮同度,或獨釣,或獨 ,則生煞而煞彌橫;如與官同宮同度,或獨釣,或獨 ,則于官亦不無小補。但陽年與正印合化,懮其無以制傷官;陰年與劫財合化,喜其有以扶正財。
          傷官凡天官遇傷者,須見正財。若見正財,轉能生官,蓋傷生財,財生官也,故有行傷官度發者,非傷官在正財度,即正財在傷官度。傷財互躔,行傷度勝于財度。昔人有??刺旃僬攤偃钦?,詳其聚散,審其衰旺,知其生中有傷、傷中有生,從而斷之,無不立驗。是天官遇傷官,必須正財,若無正財,即須正印以制之,尤須陽年以偏印,陰年以七煞合化之。
          食神食神取其制煞,因之煞去官清,但陽年頗忌其合官,陰年亦忌其剝官。如煞在對宮,官在同宮,則只能合近地之官,剝近地之官,而不能及煞,煞仍自如,何也?對宮疏而同宮親也。
          正印正印乃所以制傷官也,但陽年與偏財合化,既無以制傷官,又慮天官有藉于偏財,為之阻隔;陰年與食神合化,既無以制傷官,又慮七煞待制于食神,為之消滅。
          偏印偏印能制食神,使食神不能制七煞,其害最大。惟食神與天官有礙,則又賴偏印之制。陽年與傷官合化,可以助官;陰年與正財合化,適以損官。
          劫財此為十曜中最惡之星。陽年雖有合七煞之休,陰年實有合偏財之咎,經但端主傷妻,自歷年試之,正不止此。與日有關,即行劫度,克父;與月有關,即行劫度,克母;與弟兄有關,即行劫度,克弟兄;與子孫有關,即行劫度,克子孫。雖不行劫度,但逢劫頂度,亦諸惡畢集,而且耗散有之、疾病有之,居官者降罰亦有之;若與妻主有關,妻主又不得氣,常常斷弦;與子星有關,子星又不得氣,每每絕嗣;與財曜有關,財曜又不得氣,屢屢空乏。僅置諸閑散之地,尚恐招殃,倘入乎攔夾之鄉,愈將肆虐,必得天官乃能制之,而天官又以制劫,力薄矣。
          元祿元祿即天祿也。果得時得地,與命主有情,多食天祿。惟不取其有合,陽年與正財合,無以生官,陰年與天官合,有以奪官。
          恩難仇用恩難仇用,皆五行之理,但恩難較切,尚可兼觀;仇用更寬,不妨偏廢。況煞忌黨,其剛兇多驗,于刃兼之,氣盡則身盡,官竭則命竭,危亦恒不在難也;引從者吉,則外貴乎空,挈提者兇,則內喜乎善,吉兇扶陽勢,余奴亦足敵殺,安亦恒不在恩也。
          官福官福皆分宮挨定,原非無理,但按之似近于泛,不如從年干上徑用天官等星,神明變化而不離乎其宗。升沉之緒已完,否泰之端自備。
          財帛田宅兄弟妻子是皆在得時得地,或日月,或吉曜拱夾為妙。妻以主之強弱分其人之存亡。財帛田宅尤在與命主有情。若以日月為財者,其財非從父母來即為天下所共見之財,但必合偏正財參觀方能有準。兄弟子息故以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為權衡矣,倘逢生則倍而增,逢克則倍而減。如弱土寄水,未必五不變一;干木寄火,未必三不變二;旺水寄木,未必一不變三;燥火寄土,未必二不變五。蓋亦在其位謀其政之義也。
          限度耶律楚材云:「一生得失,總在行度?!蛊湓t我哉?命宮猶家,限度猶寓。試以家北而寓南者譬之。其家遭水火,其寓遭水火,一及身,一不及身,其緩急迥不侔矣?,F行之度有星無星,總須察其與當生何吉星有關會,何兇星有關會。當生吉星滿用,主行此星之度之年定見榮華。當生兇神有力,主行此星之度之年立看凋落。原吉兇星頂度,又當以情之輕重分禍福之大小,其理至微,所當經究。一甲年四月生人,一壬年二月生人,同行戌宮奎木度,奎木上同坐金星。甲生人以金為傷官,遂致仕途屢跌;壬年人以金為正財,遂致官級聯升。一辛年十一月生人,一辛年十月生人,同行丑宮斗木度,度為天官,十一月生人正財火星在斗,太陽在尾火度,與太陽通,即入翰林;十月生人正財火星在箕,太陽雖在尾,火度與太陽不通,僅中進士。甚矣,度之所系為切且要也。度固因太歲填釣而彌動,其初入度將出度 之時,尤與尋常不同。



        度之說,所謂緯克經也。如金躔木度,木躔土度是也。倘有水火 釣,可以救解,然亦難免刑耗病疾、火盜官非等事。若帶刃煞來 ,流年又逢 度之星、殺刃之 類,死更速矣耳。木躔金度,火躔水度,便是經克緯,似乎稍輕,然有刃煞加臨者亦死。若度上刃煞俱占,不拘相生之度皆死。刃度逢煞,煞度逢刃,緯克經固重,經克緯亦不輕,行度至此,其害立。如限入刃鄉,度又為煞,謂之兇會臨,出限之年亦死。至于水孛同經,行水度即危;又如限行木度,木登木殿,遇流氣來, 太歲刃煞又至其宮亦危;若木翼火胃,不過泄氣而已,其災自減。要而論之,不問坐命何宮何度,但一歲之中只看限行至何度為率。雖系天官,既是 度,亦任中聞 擢而亡,或得之亦不可久。命主所泊之度尤怕破,在后 破猶輕,在前 破更重。行至 破之度,未及所 之度數猶輕,已過所 之度數更重。然亦須因時度令, 木宿遇金,春林愈茂;火宿逢水,夏生不畏;金值火來,秋生無礙;水宿見土,冬月反美;土歸四季,會木何懼?
          流年小限之謬乃俗夫所為,流年吉兇全看內會外會。流星與原守相會,謂之內會;流星自來會合,謂之外會。如火為命主,則火星流行,便是命主流行?;鹦橇黪鹚?、犯原水星,即為內會;遇流水星即為外會。水又是刃煞,三方無救,多兇。若原火本被水克,限度又是火,縱不犯原水,但遇流水,不必是刃煞亦災。如火為傷劫煞,正喜其犯原水、遇流水,喜其能制之也,故須活看。假如甲年生人,天官辛氣,躔卯宮亢度,限行至戌,壁水七煞度足以暗混天官,幸有流木到度,則丙木能制庚水,若流土到度,則戊土能生庚水。又如天官流氣入午傷官,丁金在戌之奎,現行奎度,奎木屬官,本是官度坐傷,又三方見流官,不吉孰甚?卻有流羅到奎,則丁金方受癸羅之制,豈能戕官?迨自奎行壁,壁乃煞度,正喜丁金之制庚水,而偏以癸羅到奎之故,使丁金無暇及煞,而煞勢猖獗,遂至奪官。此亦見移步換形,必不可膠柱而鼓瑟也。太陽君象,須用太陽,照命宮無益,照大限有濟,到大限不如在四正照,在四正不如在三方照,在三方又不如在對宮照。太歲于填釣之外,尚 有逐攔二法。如限在寅,丑年可逐寅也,丑宮無星,即子年亦可逐;卯年亦可攔寅也,卯宮無星,即辰年亦可攔。
          形氣七政者天之有形也,形者人之所由成也;而氣即寓乎其內,形可見而氣不可見也。然可見者必有不可見者以為之宰,以故形氣交孚,天星與人命妙合,形氣自相流通,吉兇了如指掌。有形吉而氣兇者,有形兇而氣吉者,均不可泥形而遺氣焉。試思最近大圜者莫如恒星,次之土、次之木、次之火、次之太陽、次之金、次之水,最卑為月。以形而論,則高下之距實大懸殊,向非有氣以主之,何以各系于天而不墜?又何以天道左旋而諸曜皆能右轉也?以是知氣雖渺冥恍惚,實則周浹旁皇。人受陰陽五行以生,亦何時何刻不與十一曜默默相融貫乎?耶律楚材云:「各星俱合格,限度無貴氣所屬,終難大伸;各星俱陷落,限度非戾氣所歸,何至大屈?即有此限度,太歲尚不釣,亦將從緩?!故钦\識氣之奧窔也。善觀命者不視形而審氣,氣有清濁,則命分貴賤;氣有明暗,則命分窮達;氣有厚薄,則命分大??;氣有順逆,則命分夷險;氣有善惡,則命分賢奸;氣有促舒,則命分壽夭。若徒以形而已,則四余攔月、五曜環陽,為格中之最巨者,豈皆人人富貴乎?試舉一二以例其余:一康熙庚申甲申癸卯癸亥生人,月在子之虛,孛在卯之氐,氣在酉之胃,計在戌之室,羅在辰之翼,是四余攔月矣,木在申之畢,火在未之井五,土在未之井十六,金在午之柳四,日在午之柳十一,水在巳之張,是五曜順生而環陽矣。木為文為煞,火為偏財,土為偏印,金為天官科名,水為魁為元祿,金水貴氣所歸,作陽引從,又遞生至金水而住,若金水作命主,豈不大顯?彼立命于戌,以火為命主,甚遠于陽,僅受文木之生又帶煞氣,故于斗木文度內鄉薦,厥后屢膺保題而不用,用亦僅以教職,譬之地脈乃過龍,非結穴也。一康熙辛卯庚子壬辰壬寅生人,月在亥之危,孛在申之昴,氣在申之觜,羅在丑之斗十八,計在未之井,是四余攔月矣。土在午之柳,金在卯之氐,水在寅之尾十五,木在丑之斗三,火在丑之斗四,日在寅之尾十一,是五曜順生而環陽矣。土為正印,金為科名七煞,水為劫財,木為天官,火為正財,遞生至火而住,立命于卯,以火為命主,火獨受天官之生,而陽又在火躔,正如地脈結穴之所也。木屬銓部,行至翼火,不滿三十歲,遂作少宰。合此二命觀之,全氣之作用,而非局局于形者所能窺其萬一也。
          余論是書成而星命之理昭然可矣,然亦有書不盡言,言不盡意之憾,所望好學深思者辟彼邪說,循此正規,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蓋入微之旨,可以意會不可以言傳。若必欲一一遍及焉,雖累牘盈編,豈有竟乎?
          黃赤俱差,甚至前后易次;觜宿距星,漢測距參二度,唐測一度,宋祟寧測半度,元郭守敬測五分,明測之不啻無分,且侵入參宿二十四分。故舊法先觜后參,今不得不先參后觜也。羅喉計都生于日月交行,謂之天首天尾,中法以天首屬羅,天尾屬計;西法改而易之,遂以羅為尾,計為首,爰自利瑪竇等入中土,與明宰輔徐光啟等所裁定,后有作者皆莫之及,應不可輕議紛更。恒星之行即古歲差之度,古謂恒星千古不移,而黃度之節氣每歲西退。西法則謂黃道終古不動,而恒星每歲東行。由今考之,恒星實有動移,其說不謬,故各宮皆有歧度,如角十歧辰卯,房初歧卯寅之類,數十年后歧者便當盡移,須逐年挨查,一以欽天監七政經緯躔度書為準,不可草率遷就。太陽每日皆從子正起,如初一注女二,初二注虛四,初一子時在女二,丑時即在女三,寅時即在女四,挨查至亥時當在虛三,則初二子時便在虛四矣,一日之行常不止十二度,再分派于各時可也。每度六十分,日與木如同在卯宮氐十,孰先孰后,必須辨明。日每日行六十分,木或六日行六十分。生人在午時,日已及三十五分,木自前二日至后三日才行盡氐十,則本日午時只及二十五分有奇,是日前而木后也。有另立異說者,如一命三月初一卯時生,命在戌躔奎,其奎環轉流行于卯,是奎在戌乃其空名,奎在卯正其實跡,安用此宮度為?不知奎既流卯,而亥子丑等十一宮,未嘗不從流卯之戌上循次排列也,其理仍不外此,又何必立異而鳴高乎?

            釣之間正須詳看。如甲生人,天官辛氣在卯亢,正財己月在酉婁五,天官雖躔傷,卻與正財同經,傷方生財,生官;七煞庚水在酉婁三,雖旁正財卻躔傷而稍受制,限行至婁十二、十一、十、九、八、七、六、五等度,正財對生官,官場極順,及行過婁五,遂在正財之后,與七煞密邇,而正財且生煞,宜乎順中稍逆。

            一星常有數用。即以日論,日君象亦父象,立命于午即命主,立命于子即妻主,立命于戌即男女主,立命于申即兄弟主?;蚧?、或化魁化刃,每有行一度而吉兇參半者,亦宜此不宜彼,宜彼不宜此之故,且吉中或微帶危機,兇中或偶挾貴氣,即一用之中亦有不同,所當細為查參。分金度,先天五行,皆節外生枝,在所宜辟。

            天盤地盤、竹籮三限等,固屬謬說,即華羅五星,出自周述學,亦牽合無理,均宜廓清。

            西法推算自謂獨開生面,但其所言,如某星在某方喜殺人生人,某星在某方好戲好色,何粗鄙乃爾!嘗取《天步真原》一書試之,從不一驗,亦宜屏棄。

           《果老星宗》《琴堂指金》《神道大編》《望斗仙經》《星學綱目》《星學源流》《歷府大成》《星學大成》等書所載正五行甚詳,但僅合此理十之一。

           《耶律神數》《元星樞要》《原星出入》《天官經》等書皆命理正宗,集中已將精華采取,不復全錄。

            歲在鶉火而武王克商,歲在實沉而晉文得位,淫於伭枵而裨知楚子之將死,星見大火而梓慎知宋之將災;他若五星聚東井而漢王入,關慧掃之而符秦滅,四星聚牛女而晉元王,吳景星見箕尾而慕容垂復燕。分野之說原非無稽,但事關軍國之大如可取證,若止一人一身,在心尾則以為宜遷宋燕,在虛危則以為宜遷齊衛,又何以為終身不去其鄉,及數十年仕在一方者解也?子平原有至理,但前六十年某月某日某時出一大貴人,后六十年仍有此八字,其人卻與前迥異,及查閱五星,果宜高下懸絕,則子平似稍遜五星一籌。子平為體,五星為用,體同而用異,此前后六十年,八字相同而五星各異也。然體用一理,終不可詳用而略體。格局皆形也,宜參形中之氣。如四余在西北,五星同日在東南,太陰入西北,即四余欄月,五曜環陽;太陰入東南,即四余包七政,文東武西每每至兩三月皆如此,其賤作奴隸者亦多矣!乃一見便以為大格局,即許以宜尊顯,何愚昧至此?
          何為七曜?相照之光,多少不同,日前后光十五度,月一十二度,土木火各九度,金水各七度。假令火追逐土相離七度,則二星沾光,呼為相會。若星光度數均者相會,則各星度數減半同沾光。若星光度數多少不同者,初會時度數多者先沾光,少者光未沾及;少者度數相及,則二星同沾光,為正會。凡二星同度為相會,但遇一分為相離,雖相離力尚在,為二星后光未盡也。若二星相會后相離一分或二分,卻再有一星在后追及,星雖未到,光已相沾,即與后星又為初會。此論經度則然,若在緯度、或黃道南、或黃道北,更重。如二星緯度同,經度亦同,則下星能掩卻上星,故相會為尤緊。且此二星相會后,一星前去追及一星,即將先會星光移向后相會之星,假令二星東出度數與對黃道的赤道度數相同,如亥宮二十五度與戌宮五度同,或二星在兩處,日長短同,如一星在申宮二十五度,一星在未宮五度,亦呼為相遇。又如火星在戌宮,木星在巳宮,金星在申宮,金離火追及木,卻將火之光移向木星,似火與木亦為相遇,謂金先與火六合照后與木相弦照也。又火星在戌宮,木星在巳宮,土星在申宮,土與火六合照,與木相弦照,土將木火二星光聚于一處,亦為相遇。若一星在本宮,又在分定數上與一星或三合、或六合、或對、二弦 相照,主星即受相照之星之榮落。

            何謂政余類聚?乃水與孛、木與氣、火與羅、土與計,一類分聚也。若金星居中,貴氣所屬,以之作命主,金無余氣,理應位冠群僚。如水土木火作命主,非貴氣所屬,又不近陽,亦尋常人耳。貴氣所屬,又能近陽,終嫌其為余星分竊,僅列卿貳而已。

            五列形也,而氣存焉。三四五星同坐一宮,疏密勻停,謂之坐列。三四宮上,疏密勻停,謂之排列,宜命主居中及高地,猶四五人同坐,居中者尊也。疏密不勻,謂之行列,行列宜命主居前,猶四五同行,居前者尊,居后者卑也,居最后而有計羅攔轉則非后也,乃前也,又上尊也,儼然旌旗導引,士卒擁衛之象。命主獨居一宮,兩傍有官魁夾,官魁有日月夾,日月又有四余包裹,謂之主列,自是左右并輔,文武環護之象,或待漏于端門,或拜拱天門皆妙。太陽同三政一余在一連四宮,太陰同三余一政在一連四宮,獨空中四宮,惟命主居之,謂之中列,自是超群出眾,獨立寡儔之象。

            命主朝君,命余覲后,此為陰陽和會,大都貴顯。

            或十一曜拱命垣、或計羅攔截、或空四正、或空三方、或空對兩宮、或空子午丑未、或空卯酉辰戌、或居三隔三、或守一空一,皆貴氣所屬,亦宜留意。

            或七政歸垣,或七政升殿,或五星齊與日有關照,或五星齊與月有關照,亦屬罕覯,均宜細審。      有謂木氣之入子丑,金之入寅亥,水孛之入卯戌,火羅之入辰酉,土計之入巳申,木氣之入午,土計之入未,所主者之宮究竟受傷,此亦宜泛泛參觀,兼當揆時度勢,不可執泥。立命于子,木獨守命;立命于寅,金獨守命,現在皆作卿貳矣,必欲一一執泥焉,庸有當乎?

            童限或十歲出,或二十歲出。其在童限中,即將所立之度逐年挨查。如度是木,木原與日通,童限中即克父。度是土,土原與月通,童限中即克母。度是吉氣所鐘,童限中即發;度是兇氣所會,童限中即亡。
          女命與男命略同,所異者命主之外,尤以夫星子星為重。從夫子星之生克制化及經絡貫串攔拱夾上,細細推求其貧富貴賤,亦相應如響。雙生之別,命主太旺幼者勝,命主太弱長者勝;命主不旺不弱,長幼略同。又長主正,幼主余,政余恒不類,則長幼亦多異。大吉大兇之命一望而知,易于推算;若中立之輩,只可斷其大概。必謂當為某等人,不作某等業,豈未知士農之子長為士農,工商之子長為工商乎?一日不過十二時,所產何止數萬人?雖五方風土不齊,要亦大率相類也。大富大貴之命往往不重生,而貧賤者恒層見疊出,何歟?蓋天地之精華獨蘊釀于此日之一時,譬之祥麟彩鳳原不多見,若泛泛化生于陰陽五行,不啻吠犬嗚雞,何地無之?限度雖極危,其氣未盡,即不死;限度雖尚穩,其氣已盡,即必死。大貴之人常在極吉之度死者,何也?其氣盡也,且當受身后之榮也。若至兇度而死,必罹禍患矣,非其命所應有也。

            命只合得一科第,弱冠得之,其氣已盡,即死。命必至一二品,雖六七十歲外,其氣未盡,必候到此地位才死。

            有兩人之命,皆宜位至二品。一人于三二十歲時,猝于數年間超擢至二品,其氣已盡,即死。一人歷久不升,即升亦循序漸進,遷延至六七十歲得之,其氣不盡,總不死。

            有中年忽然折挫者,如氣正未盡,可決其復起;如其氣或已盡,即判以終身。

            死生本有定數,而非所論于自取。嘗讀孔子之言而爽然矣,曰:「寢處不時,飲食不節,勞佚過度者,疾共殺之;居下位而好干上,嗜欲無厭,求索不止者,刑共殺之;少以犯眾,弱以侮強,忿不量力,兵共殺之?!勾巳勒叻瞧涿?,人自取之。

            《干元秘書》內載七曜性情吉兇及所屬陰陽、所屬晝夜,皆于命理無關,故不錄。

            《元星變化》云命之主星最嫌泄氣。泄氣之輕,多招災禍;泄氣之重,不免死亡。此說似乎太拘,終于不采。

            《元星變化》云如甲與己合,看合何星,若官祿則得祿,疾厄則多疾。合著恩星,自為有用;合著難星,不無受制。此說亦微有驗,姑以存參。

            魁、科、文三星其用不同?!短旃俳洝吩疲骸缚俅┒?,早步青云;魁度逢官,陛廷司諫;官魁拱命,驄馬乘風」是魁主風審無疑,推而廣之,內至兵刑都察院等官,外至督撫按察司等官,皆作魁論。文不獨科第然也,總裁、主試、房考、學差,內而
        司成等,外而教職等,皆以文論。倘不得氣,又微與命主有關,雖老于諸生,亦應有文名科名。升殿朝陽,兼日月拱夾,可以問鼎。天一生水,水作科名更妙。有謂
        科名與陽隔一度,中第一;隔二度,中第二;隔三度,中第三;隔三度外,尚與日同度,亦可館選。又有謂魁守命坐度,與所立之度數相隔一二三,即以此定廷試之
        名次。二說皆驗,當參觀而得之。

            有壬年人行柳土煞度館選者,查文、日、科、水皆在女躔,則柳度正收科文陽君貴氣,不要概論煞也。又有壬年人行女土煞度館選者,查科水在女躔,日月夾之,則女度正收科名貴氣,又科名頂度,不可概論煞也。有庚年人行奎木煞度居大位掌重權者,查原木與氣照已經合化,天官金與太陽俱在斗躔,則奎木乃天官與太陽貴氣所通故也。有辛年人行婁金煞度館選者,查金即科名,木在陽躔,則即以科名近陽也??傊呱分辜善浠旃?,既不混官,則另視其氣之所并而已。蓋即一星常在數用,一用亦有不同之理,特因煞而詳載之。
          七年每月行二十一分零,兩個月零二十四日行一度。一年,該四度十七分有奇。二年,該八度三十四分有奇。三年,該十二度五十一分有奇。四年,該十七度八分有奇。五年,該二十一度二十五分有奇。六年,該二十五度四十二分有奇。七年,合計三十度。八年每月行十九分,缺三個月零六日行一度。一年,該三度四十五分。二年,該七度三十分。三年,該十一度十五分。四年,該十五度。五年,該十八度四十五分。六年,該二十二度三十分。七年,該二十六度十五分。八年,合計三十度。十一年  每月行十三分零,四個月零十二日行一度。一年,該二度四十三分有奇。二年,該五度二十七分有奇。三年,該八度十分有奇。四年,該十度五十四分有奇。五年,該十三度三十八分有奇。六年,該十六度二十一分有奇。七年,該十九度五分有奇。八年,該二十一度四十九分有奇。九年,該二十四度三十二分有奇。十年,該二十七度一十六分有奇。十一年,合計三十度。某宮行幾年,惟七年、八年、十一年尤須逐年扣清,特另開于右。
        七政四余與五星之應用
        作者:易隱燕    轉貼自:易隱燕    點擊數:1182
         
        《七政四余與五星之應用》
        在南極數中,最重是以星驗命。所以要研究南極數,必需要深研七政四余與五星之學。
        七政是指:日、月、金星、木星、土星、水星、火星。
        四余是指:紫氣星、羅星、月索星、計都星、余指余氣。
        七政四余又稱十一星曜,在星命術里,用十一星曜對應每一時辰出生的人,也就是根據每一個時辰出生的人所對應的星宿,以星宿所在的位置來推斷人一生的吉兇禍福。
        五星代表:金星(太白)、木星(歲星)、水星(辰星)、火星(熒惑)、土星(鎮星)。
        五星神數云:天地無非分陰陽,陰陽離不開五行,人不能離開五行而生息,天上的五星就是地下五行精華凝結而成的。所以,可以用天象來預示人間的吉兇禍福。人能得有生息,全靠天地,陰陽給予的運氣。五星在天上運行,互相協調有自己的規律,地上的人們的命運受其感應。
        實則,子平法是從星法演變而出。因此欲深入研究,必須學習我們和外國的占星法,以及古今天文學。而南極數中,有部分四柱推算概為將四柱卦象隱二十八宿為經的天文四象中。如東方象之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星并于五星之術火土命火星緯。星宿相互運行,變化關系定出年月日時之四歷。如五星為緯,以五星出現天際時每星各七十而天,共合為三百六十天。木、火、土三星與乾策二五十六數相合。金、水二星與坤策一百一十四相同,共合為三百六十數,為策為相為度。年、月、日、時四歷以五星每星出現方位之時間為用。如火星,每天一時(每一時辰等于兩小時)六時見于北方天際之時,用于紀時。每月一、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日與日、月膾于北方天際之日,用于紀日。每年六、十一月夕見天北方天際之月,用于紀月。再以二十八宿四象各晏之名稱腥互演變得出條文結果。所以南極數是集天文占星之大成,其準確比一般術數要高出很多也不為奇也。
        月孛;又名“太乙、彗星、妖星、天極、天曲、天哭毛頭星”。它的性質為水的余氣,即屬水,滅褔助兇,用之吉,亦能助福,多兇少吉。此星多暗昩不明,興危亡之災。據《三辰通載》:“喜則為少微,怒則為慧星,此星出現使眾曜無光,群星失色。”
          《瑯玗經》云:“命與身宮孛照時,枊緾初到最為奇,諫官御史元相稱,兵寄文中又所宜”?!对茨幐琛?;“彗星威烈形似黑,眉目精神光灼爍。神威鎮猛少言詞,膽氣粗雄心性惡。能運謀,多禮樂,最有心機難測度。財多處聚散一身孤,父母家財多索寞。金牛巨蟹及雙魚,寶瓶宮中好安著。堂堂容貌有威權。富貴崢嶸人驚愕。日月會,事安著,父母兇狂先蓋廓。木來必定助威權,金會貪淫妻受譃。男為巫術女為尼,水到穿窬入樓閣,土火亂世號英雄,紫氣更能修合藥。天首會,好劫掠,天尾法塲世拋卻。居財臨宅破家資,兄弟奴宮難檢約。疾危腸風內主災,西沒五位都喪卻。官宮凌辱夭天年,十一宮中偏福薄。九宮飄泊相不全,依此推之終不錯”。從以上論述可以看出,兇多吉少,最好的作用是適合于當武職的人,膽大威猛,壞的結果就太多了,早死父母親,還有做強盜、甚至如果與“計都”星曜同宮,將被“槍決”的極刑。當然光憑這個星曜如此斷言,欠妥,要全面分析命局,如果在乙年干生人,月孛化為“祿星”,如獨行,還是按吉星推算。詩曰:“孛星最喜入秦州,為官作事最優游,平生食祿無停歇,佩玉腰金侍九旒”。當這樣吃喝玩樂的官,誰都想 
          《七政四余》中的四余星曜之四月孛入十二宮斷: 
          太乙月孛在虛、危、枊宿為樂,井、畢宿為廟。翼宿為旺。居此生人,主居官有威望,人多畏服,主有節察之位,刑殺之權。 
          寶瓶宮;又名“天權星、天烈星”,主武勇心機悍烈也。詩斷  
          “月孛臨入狀似虎,子上天權巧心路,若是獨行無別星,掌握權衡至臺輔 
          磨羯宮;又名“伏尸星、流血星”,主流血惡死。詩斷:  
          “丑中月孛見伏尸,身宮官祿最兇危,更有吉星相扶助,福德宮逢短命人 
          人馬宮;又名“天虎星、天獄星”,主多招牢獄罪責。詩斷: 
          “天虎孛星寅地旺,喜臨箕尾福非常,吉兇二曜不相犯,四正宮逢福祿昌”。 
          天蝎宮;又名“五鬼星,天文星”,主狡猾陰謀讒侫夭壽。詩斷:  
          “天沖五鬼為妖精,女落風塵男下劣,妻家死盡定無人,孤獨一身無處立”。 
          天秤宮;又名“破軍星、天妖星”,主威猛色欲。詩斷:  
          “天妖辰上為兇恠,八煞遷移為六害,若非寄食別人家,庶出倚親多此輩”。 
          雙女宮;又名“彗孛星、雙鵉星”,主死兵刃毒藥。詩斷:  
          “孛臨天乙號雙鵉,男女逄之是寡鰥,更值惡星須惡死,吉星相救可安全”。 
          獅子宮;又名“天鬼星、流尸星”,主刀槍弓矢之難。詩斷:   
          “天冠加臨獅子宮,星張二宿最為兇,如纏枊宿反為吉,富貴功名百事通 
          巨蟹宮;又名“垣廟星、威猛星”,主威猛尊嚴。詩斷: 
          “孛星最喜至秦州,文作清華武列候,不怕惡星侵此位,平生富貴最優游”。 
          陰陽宮;又名“天吉星、敗殘星”,主敗殘亂家道也。詩斷:  
          “申宮天吉少人知,四正官逢得者稀,戊乙庚人為上吉,名標四海福相隨”。 
          金牛宮;又名“文際星、金堂星”,主文章際會也。詩斷: 
          “金堂酉地喜相逢,不習詩書亦有名,自是蔭封多福祿,錦衣閭里有家聲”。 
          白羊宮;又名“天囚星、天邪星”,主兇猛中失職祿。詩斷:  
          “戍中月孛號天囚,白發孤寡亦未休,此曜七強如在上,官災橫禍作寃仇”。 
          雙魚宮;又名“游魂星、威職星”,主陰人多妖。詩斷:  
          “孛星須是要安和,亥上游魂福最多,祿上資財當巨富,終身落薄更消磨”。
         
        二十八星宿詳述- -
                                              
          二十八星宿是中國古代天文學說之一,它把南中天的恒星分為二十八群,依據其環繞在天體中,周而復始的運轉不停,沿著黃道和赤道之間,分布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的天象,以分晝夜的變化,以及與陰陽氣數的變化,玄學家命名為: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虛、危、室、壁、奎、婁、胃、昂、畢、觜、參、井、鬼、柳、星、張、翼、軫。
          二十八星宿在玄學中應用甚廣,地理、擇日、易學、占卜等。
          二十八宿是天文星象學,二十八宿是以北極星為中心,所定出之東、南、西、北的方位天象,北極星又稱「北斗星」,也是叫「北極紫微」。
          所謂宿就是指星座而言的,二十八宿是指,天象的星座,東方稱「青龍」,南方稱「朱雀」,西方稱「白虎」,北方稱「玄武」。
          二十八宿是之東南西北各有七宿,其星數并非一樣,東方七宿有三十二星,南方七宿有六十四星,西方七宿有五十一星,北方方七宿有三十五星,全部共有一百八十二星,循著一定的軌道運行,我們稱之為「黃道」。
         
        角: 為東方七宿之首,屬于處女座,有二星,為一等星,其光為白色,象征著造化萬物,天下太平。
         
        亢: 為「青龍」東方之第二宿,有四星,皆屬于處女星座,為三等星,其星如明亮代表平安無疾,如暗,則象征有天旱,或瘟疫。
         
        氐:為東方七宿之第三宿,天秤座,有四星,為主疾病之星。
         
        房:為東方七宿之第四宿,屬天蝎星座,有四星,其星明象征著政清明,百姓安樂。
         
        心:為東方七宿之第五宿,有三星,屬于天蝎星座,為一等星,其色為紅,又稱為商星代表文明昌盛。
         
        尾:為東方七宿之第六宿,有九星,屬于天蝎星座,俗稱龍尾九星,其星明,象征五谷豐收,如暗有洪水之患。
         
        箕:為東方七宿之第七宿,有四星,屬于人馬座,斗在北,箕在南,又名「南箕」,清明代表風調雨順,五谷豐收。
         
        斗:為北方「玄武」七宿之首,屬于人馬座,有六星,又稱「北斗」,其易明代表天下太平,國富民安。
         
        牛:為北方七宿之第二星宿,有六星,屬摩羯座,又名「牛郎星」或牽牛星,其星明象征六畜興旺,五谷豐收,安樂和利。
         
        女:為北方七宿之第三星宿,有四星,屬寶瓶座,此星象征女性,清明,代表婦女昌盛,女權主事。
         
        虛:為北方七宿之第四星宿,有二星,屬寶瓶座,與人馬星座,為美麗雙星,清明,代表天下太平,安康快樂之事,其星暗,則指有動洫不安,兵亂無寧。
         
        危:為北方七宿之第五星宿,有三星,一星屬寶瓶座,二星屬雙魚星座,見危則不安,暗則主有大災難。
         
        室:為北方七宿之第六星座,有二星,屬雙魚星座,此星明,象征國運昌隆,百姓樂,利如暗則天下大亂,瘟疫橫行。
         
        壁:為北方七宿之第七宿,尾后之「末也」,有二星,分別屬雙魚座及白羊座,與處女座為一等之星,星明代表文人當道、當權、道德昌盛,君子明進,小人不見。
         
        奎:為西方七「白虎」七宿之首,有十六星,其中九星屬白羊座,七星屬雙魚座,均代表文昌盛世。
         
        婁:為西方七宿之二,有三星,屬白羊座,其星明,象征國泰民安,否則兵亂四起。
         
        胃:為西方七宿之三,有三星,屬白羊座,「胃」為天倉,糧庫也,星明代表五谷豐收。
         
        昴:為西方七宿之四,有七星,六星屬于金牛座,即是所謂七姊妹星團,此星明朗代表安和樂利,天下太平,星暗則憂慮多也。
         
        畢:為西方七宿之五,有八星,七星屬于金牛座,另一為畢宿五,亦屬金牛座為一對星,色是赤色,俗稱金牛之目,象征兵馬軍力之權。
         
        觜:為西方七宿之六,有三星,屬于金牛座,此星明,代表安和樂利,五谷豐收,若有移位,象征君臣失位,兵馬動亂。
         
        參:為西方七宿之七,末星也,有七星, 屬雙子座,此星明亮,代表民生樂利,風調雨順,五谷豐收。
         
        井:為南方「朱雀」七宿之首,有八星,屬雙子座,此星明亮,代表國富民安,天下太平,如色變則動蕩不安。
         
        鬼:為南方七宿之二,有四星,屬巨蟹座,星色很是暗淡,如云非云,如星非星,為不祥之兆。
         
        柳:為南方七宿之三,有八星,屬獅子星座,其星明,亮主百姓豐衣足食,如果失其色,則失收饑荒。
         
        星:為南方七宿之四,有七星,六星屬獅子星座,一為星宿,為二等之星,此七星代表有偶發性之急事。
         
        張:為南方七宿之五,有六星,屬獅子星座,此星明亮,代表國強民富。
         
        翌:為南方七宿之六,或為「翼」,有二十二星,十一星屬于「巨蟹」星座,三星屬獅子星座,另外八星不明,其星明亮,象征禮樂與興邦等,四海一心。
         
        軫:為南方七宿之七,末也,有四星,屬處女星座,色一黃一紫,其星明亮,代表風調雨順,天下太平。
         
        二十八宿值日占風雨陰晴歌訣:
        春季:虛危室壁多風雨,若遇奎星天色晴,
           婁胃烏風天冷凍,昴畢溫和天又明,
           觜參井鬼天見日,柳星張翼陰還晴,
           軫角二星天少雨,或起風云傍嶺行,
           亢宿大風起沙石,氐房心尾雨風聲,
           箕斗蒙蒙天少雨,牛女微微作雨聲。
        夏季:虛危室壁天半陰,奎婁胃宿雨冥冥,
           昴畢二宿天有雨,觜參二宿天又陰,
           井鬼柳星晴或雨,張星翼軫又晴明,
           角亢二星太陽見,氐房二宿大雨風,
           心尾依然宿作雨,箕斗牛女遇天晴。
        秋季:虛危室壁震雷驚,奎婁胃昴雨霖庭,
           畢觜參井晴又雨,鬼柳云開客便行,
           星張翼軫天無雨,角亢二星風雨聲,
           氐房心尾必有雨,箕斗牛女雨蒙蒙。
        冬季:虛危室壁多風雨,若遇奎星天色晴,
           婁胃雨聲天冷凍,昴畢之期天又晴,
           觜參二宿坐時晴,井鬼二星天色黃,
           莫道柳星云霹起,天寒風雨有嚴霜,
           張翼風雨又見日,軫角夜雨日還晴,
           亢宿大風起沙石,氐房心尾雨風聲,
           箕斗二星天有雨,牛女陰凝天又晴.
           占卜陰晴真妙訣,仙賢秘密不虛名,
           掌上輪星天上應,定就乾坤陰與晴。
         
        附七政四余
          七政四余,乃是天文學之中高等數學與理論,以日、月、星辰為主論。以七政四余之星曜交會與其三合、四正,在十二宮中之吉兇,判斷人生之禍福休咎,壽夭窮通等,準確非常。七政者為太陽、月亮、金、木、水、火、土星等。四余者為孛、羅、計、氣等星。以下是各星之性質簡略介紹:
         
        太陽:天主、皇帝(萬宿之主)有君父之威嚴,如得到其守照、正照拱照、夾照等,必得福壽無強,可消災解難。擇日方面,如果得到太陽到向、到座、到方,三方拱照,都會錦上添花,吉神會發揮其好的作用,而兇煞會因為它之威嚴,而會收斂的。書云:「請君尊用太陽照,三合對宮福祿堅」。太陽每日平行五十九分零八秒左右(秒以下不計)太陽每月中氣過一個宮限(三十度),一年行完十二宮,太陽入午宮為歸垣,行經房、虛、昴、星等日宿為升殿。
         
        太陰:后妃之象,有母儀、溫柔、聰明、可愛,繼太陽之后,晚上給人照耀,它能運用其寬仁慈愛,化解兇煞,普化吉祥。命中得到太陰、守、正、拱、夾等,必定主聰明、秀麗、福澤無雙。擇日如果得到太陰、到山、到向、到方等,亦是最好。太陰有溫柔之一面,所以喜其到座。吉多兇少。太陰每日平行十三度。十分卅五秒,約兩日半可以行一宮限,一個月行十二宮,又一宮少些,與太陽會合,叫朔(初一到一百八十度,與太陽對宮,叫望(十五、十六、十七)等。入未宮叫歸垣、行經、心、危、畢、張等,月宿為升殿。
         
        土星:名叫鎮星,乃是中央戊己土之精華,其色是"黃”其風格有道德之一面,主成長與養育之能力,是五星中移動最慢之星,故有"沉滯”之氣。行度有順、逆、伏、留,如果其順行會有福力,富貴興隆,如果逆行會有災難,如瘟疫、黃腫等,光影前后九度,每日平行兩分左右,約廿八個月過一宮,廿八年才行完十二宮,每一年坐鎮一個星宿,故廿八年才可坐鎮完成廿八星宿(鎮星之名故由此來)。入子、丑宮叫歸垣、行經、氐、女、胃、柳等土宿叫升殿。
         
        木星:名叫歲星,是東方木之精華,色青,性質本為仁厚,應在東方青龍之位,其主生生不息之權力,行度有遲、有快、有順、有逆、有伏、有留,當其順行軌道時有福力,逆行軌道之時會生禍患。當與太陽會局,叫做文昌大會,主出狀元、宰相等。(縣長、部長、博士、碩士之位)是掌管圖書、文藝之部份,又主秀拔,青出于藍。光影前后九度,每日平行四度五十九秒,每年行一宮限,十二年行完十二宮,故名歲星。如果入寅、亥二宮為歸垣、行經、角、斗、奎、井等四木宿為升殿。
         
        火星:名叫熒惑,是南方火光耀之精,赤色,應在南方朱雀位,在夏令叫得時(火旺),性質主禮,舒長權力,行度有遲、疾、順、逆、伏、留。順行軌道時會有福力,逆行軌道亦是有禍患(主瘟疫、血癥等),光影前后九度,遇到木宮叫恩星,遇到土宮叫用星,會有好表現,遇到水星叫做難星,遇到金星叫做仇星,難發揮好作用。每日平行卅一分廿六秒左右兩個月行一宮,兩年行完十二宮,入卯、戍二宮為歸垣、行經、尾、觜、室、翌等四火宿為升殿。
         
        金星:名叫太白,西方金之精華,色白。性義,其性是善之義,應在西面白虎之位,金星有大將之風度,主收斂之權力。(秋收冬藏)行度有遲、留、順、逆、伏等,各星都以順行為吉,但金星略有小許不同,不怕留與伏,因為金之性質剛銳,故不怕,伏與留亦佳,但如果逆行軌道又急之時,遇到它,必然會有大災害。金星每日平行兩節行一宮,一年行一周天,光影前后七度,行入辰、酉二宮叫歸垣、行經、亢、牛、婁、鬼等四金宿足為升殿。
         
        水星:名叫辰星,乃北方水之精英,主黑色,性主智、聰明,應在北玄武之位,深藏不露,行度有遲、疾、伏、退,順行時有福力,遲、留,福力輕,光影前后七度,每日平行與金星一樣,一個月過一宮,一年行一周天,行入巳、申宮為歸垣、行經、箕、壁、參、軫四水宿,為升殿,與土星、月同宮成對照,水弱喜金星,水旺不怕土星,四季三、六、九、十二等,但就沒有力克火星。
         
        孛星:月孛星也,乃北方水星之余氣,跟隨水星一同坐鎮北方玄武之位置,性質威猛,氣勢粗豪,有小人之陰險狡滑,有蕩婦之淫蕩,是一個不良好之星,如果與吉星同宮,它可以潛移默化,不能作禍,因為近朱者赤之類,如果與兇星同宮,必定助紂為虐,其性質兇多于吉,但是不能單獨發難,遇到吉星,得地順行之時,不能發禍,如果遇到五星逆行,會助其兇險,搞事生非。每日平行六分四十一秒,約九個月行一宮。
         
        羅星:羅喉星也,又名天首星,南方火之余氣,性質很象火般燥烈,氣質豪雄,這個星是火星之隨從幫助火星鎮守南方朱雀之位置與土星混合一起,相當和洽,因為火生土之故也,與金星各不相讓,因為屬火,火克金之關系,遇木星有災難,它之火可焚化木星,遇到水星不會囂張,水可制火,如果與太陽同道,主天變日蝕,被其掩蔽,遇著與合不來之星宿,必會生火災,盜賊等,每日平退行三分十一秒,無伏、疾、遲、留之變。
         
        計星:計都星也,又名地尾星,是土星之奴仆,性質也是沉晦,主孤寡少亡,不大好意頭,同土星坐鎮于中戊已土之位,可生金火,能克水,不過只是余氣,作用不大,但亦不要少看起它,遇著與太陰同道之時,它就有膽犯上,掩蔽月亮成月蝕,常與天首星相對宮,每日約平退行三分十一秒,亦無伏、疾、遲、留之態。
         
        氣星:叫做紫氣星也,是木星之余氣,追隨木星在東方青龍位處,又名景星。故有「紫氣東來」之美號,祥瑞吉慶之星,性質善良,如果立命或小限宮度化曜,又沒有兇星,定主富貴榮華,福壽雙全,仁慈道德,好善樂賢,美好的,行度順而無遲、留、伏、逆,每日行兩分六秒,遇月少行一度五十四秒,月大行一度三分。
         


        上一篇:2020年七政四余,面授,網絡函授培訓班開課!

        下一篇:七政四余看什么最準?和八字,紫微斗數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Copy-Right:2009-2013 周新春易學網 www.www.guimi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3973952413 | QQ:312190809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周老師)

        晉ICP備07003400號 | 312190809@qq.com

        熱愛偉大祖國 ? 維護民族團結 ? 弘揚傳統文化 ? 促進社會和諧

        '); })();
        东京热中文字幕在线视频